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莫名其妙就穿越了

发布:2021-09-15 21:19:05

空中天气迷雾弥漫,淅淅沥沥地下着雨。许烟悠闲惬意地躺在床上刷微博,点开热搜榜上一条名为:“青春年少时,最想抹掉的一瞬间”的热搜。许烟看见这个标题,脑海里就了深陷了回忆。啊,那真的是过多过多了。多到恨严禁立刻再次穿越回家去,把那些有关的人和事的记忆,全部删许烟惬意地躺在床上刷微博,点开热搜榜上一条名为:“年少时,最想抹去的瞬间”的热搜。。...

空中天气迷雾笼罩,淅淅沥沥地下着雨。

许烟惬意地躺在床上刷微博,点开热搜榜上一条名为:“年少时,最想抹去的瞬间”的热搜。

许烟看到这个标题,脑海里就已经陷入了回忆。

啊,那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多到恨不得马上穿越回去,把那些相关的人和事的记忆,全部删掉。

不,应该回到事情发生的前一秒,把自己拦住,

别做傻事,别说傻话……

啊,那我可要忙死了,那么多…

如果一切从头再来就好了……

许烟迷迷糊糊中,听到外面一片噪杂。

发生什么事了?

眼皮太重,睁不开…

自己住在高楼,怕什么。

于是闭着眼,想要继续走入美梦中。

忽然看见一个小女孩朝着自己飞过来,哭着对自己说:“你能不能救救我的爹爹?”

许烟看到她衣衫的布料粗糙,而且哭的凄惨,心中不忍:“你爹爹怎么啦?”

小女孩听到许烟开口,靠过来拉着许烟的衣袖:“爹爹好痛,只有你能救我爹爹,请你救救我爹爹吧。”

许烟听了不解:“你找错人啦,我不是医生,你应该去找医生。”

小女孩哭的快要被泪水噎住似的:“求求你,救救我的爹爹。”

许烟懂了,小女孩应该是没钱找医生,想到自己手头也有点小钱,看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能帮点就帮点吧:“好吧,我带你们去找医生。”

小女孩听到许烟答应了,就化成一缕白烟,钻进自己的脑门。

下一秒许烟的脑海里冒出许多关于小女孩的记忆。

原来小女孩也叫许烟,嗯,倒是有缘。

小许烟的爹爹因上山砍木头,不小心砍伤了左脚的脚腕,引发了破伤风。

好吧,既然有缘,而且也答应她了,那就帮帮她们吧。

心里刚冒出这句话,就听到了一阵嘈杂声。

嘈闹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阿水人呢?这都什么时候?药都快好了,怎么还不见人,大家快去找找。”

阿水?不就是小许烟的爹爹吗?!这么快就来了?

许烟女努力想把眼睛睁开。

啊,怎么会有这么陈旧难闻的霉味,从哪里飘过来的,难道自己睡前开空调时,没有把窗关上?

终于张开了眼睛,啊,自己睡了多久了,怎么天都这么黑了。

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呃,居然掀不动,这被子也太重了吧!这花纹与颜色也一言难尽。

不对,这木床、!木床!怎么会有木床!难怪这么硬。

等等,这里的一切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莫名透着一股熟悉感。

“阿水”

“阿水”

“找到阿水了吗?”

阿水、噢对,这里就是小许烟的房间啊,原来熟悉感来自这里啊。可是自己怎么在这睡着了?

“阿烟,你看见你爹爹了吗?”

许烟看着房间门口的人,摇头。

“你快点出来帮忙找找,这都几点了,还在睡!”

是小许烟的奶奶,着说话语气就跟命令似的,好歹自己也是她们求来救人的,态度就不能好点吗!

看在她急着救自己的儿子的份上,姑且认为她是着急,就不与她计较了吧。

许烟想下床照镜子,pa一声,摔床底下了。

许烟看着自己肉乎乎的小手,和看不到关节的胖小腿,天呐,这不就是一个圆球嘛!

想照镜子看看怎么回事,结果把这小屋看了遍,都没看到镜子,于是动手开始翻找,除了几件破衣服,什么都没找到,还处处发着酸臭味,许烟就打消了念头,而且第一次来到别人家,就随便翻别人家的东西,也很不礼貌。

凭着脑海里的记忆,来到开放式的厨房,找到水桶,在水上一照,啊,这个小胖妞好熟悉啊。

这、这,不就是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个小胖妞吗?

自己怎么变成她了?

许烟皱着眉头走到吵闹的庭院。

好臭…

许烟皱着眉头,爬上椅子,看到一个瘦弱的陌生男人,正在吃力捣鼓着他手里白色小石子,砒霜?这么大块的砒霜,都可以杀几头老虎了。

许烟问站在自己旁边一位胖乎乎的大姑娘,小许烟的三姑许天娇:“那是干什么用的呀?”

“治你爹腿伤的草药。阿烟,你怎么也不去找你爹呀?”

许烟听到草药,终于反应过来。

立马跳下椅子,往外跑。

小许烟爹爹腿伤的草药!

那根本不是什么狗屁草药,那是稍微控制不住量就能要人命的砒霜!

天呐,终于明白为什么小许烟找自己来救她爹了。

许烟努力回想脑海里小许烟的记忆,她爹这是会在哪里,小许烟能来找自己,一定是知道自己老爹的位置的。

一定要比他们早一步找到小许烟的爹爹。

许烟跑过一间瓦房时,闻到的鱼腥味。

鱼?对,就是鱼。

他给客人送鱼去了。

许烟胖乎乎的小腿,拼了命的努力跑,中间还跌倒几次,全身发痛了,也顾不得。

“阿烟!”

“阿烟!”

等等,好像是小许烟爹爹的声音。

许烟正想停下来,就被人一把抓住,拎起来又被放下。

许烟抬头看向拎起自己的男人,力气真够大的,一点都不像是,有腿伤的人。

“阿烟,你的脸怎么了,来,我看看。”瘦弱的男子,作势要伸手过来检查。

许烟头退一步:“我没事,刚刚跑太快了,摔了一跤。”

许文水拐着脚直接把她拎进旁边的瓦屋:“四伯,有铁打油吗?这娃跑太快,摔着了。”

啊,这小许烟的爹爹,怎么动不动就有拎人的坏习惯啊,这样被人拎着真的很没面子耶。

算了,反正她现在是小许烟,丢的是小许烟的脸。

“有,小烟这娃,胖成这样,能跑嘛。”四伯许富荣找出万金油。

许烟乖巧地喊了一声“四伯公。”

四伯公:“我看看,摔哪了?”

许烟乖乖地坐在一张小板凳上,伸出磨破皮的双手和双脚,脸上也有一点点小擦伤。

许文水满脸心疼:“你跑那么急,干啥呀?你看看,全破皮了。”

“对呀,胖成这样,还想跑去哪呀?又有人欺负你了?”四伯公嘴上不饶人,可是手上擦药的动作却很轻柔。

“啊,痛。”许烟想把脚缩回来。

四伯公立刻抓着不让动:“别动,忍着。长长记性,看你下次还跑不跑。”

许文水在一旁一直帮着吹气。

“你还没回答我们呐,哪个不怕死的想欺负你呀?”四伯公问。

许烟:“没人欺负我。”

许文水急了:“没人欺负,还跑快,干啥!”

也难怪小许烟会为了自己的老爹,求着自己来救,她爹爹是真的心疼她,许烟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父爱了。

许烟沉默了一下才开口:“爹爹,家里都在找你,那个坏蛋庸医来了。”

“烟儿不能没礼貌,怎能这样说医生呢!”许文水抓着许烟的小手,让四伯公方便擦药。

许烟为自己辩解:“老爸,四伯公,我刚刚听到那个庸医跟他儿子说的话了,他们说要用砒霜杀死老爸脚上的病菌。”

四伯公停下手上的动作:“你真的听到了?”

许烟很认真:“我真的听到了,四伯公,我听娘说过,砒霜会毒死人的,对不对?”

四伯公跟许文水对上眼,表情都很严肃。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