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去镇上找大夫

发布:2021-09-15 21:19:24

许烟有点儿受了委屈:“所以一点儿盐味都也没。”许文水听了,一阵惭愧……,这些年始终省吃俭用的,除了过春节,确实极少买盐。看见宝贝女儿眼眶都红了:“爹爹明日就去买盐。”许烟头一下抬出来了:“真的?那有呢,买吗?”许文水迟疑了一下,油太贵了,村里没几人能吃得许文水听了,一阵惭愧,这些年一直省吃俭用的,除了过年,确实很少买盐。看到宝贝女儿眼眶都红了:“爹爹明天就去买盐。”。...

许烟有点委屈:“因为一点盐味都没有。”

许文水听了,一阵惭愧,这些年一直省吃俭用的,除了过年,确实很少买盐。看到宝贝女儿眼眶都红了:“爹爹明天就去买盐。”

许烟头一下抬起来了:“真的?那有呢,买吗?”

许文水犹豫了一下,油太贵了,村里没几人能吃得起油,但是看到女儿一脸的期待,咬咬牙:“买,油也买。”

许烟开心的跳下桌子:“爹爹最棒啦!”

许文水看到女儿这么开心,也就不纠结钱的问题了。

许烟不是不担心钱,她心里早就有了挣钱的法子,明天去镇上就是去确认法子的可行性。

许烟很努力地吃了半条鱼,剩下的全给了许文水。

一看许文水的吃相,就是喜欢吃辣的,辣椒子吃起来,眼都不眨一下。

吃完以后,太阳已经下山,许文水提水给许烟洗澡。许烟看着木桶里的水,再看看自己身子的肉,果断让许文水再提一桶水进来。

唯一的一条毛巾,今天被许烟拿来当抹布了,现在只好拿水勺来洗。

许烟洗了好久,这身体真的太胖胖胖了,后背完全够不到。洗到最好没水了,才拿一件干净的里衣擦干水渍。

许烟又觉得委屈了,在这个破地方,连个澡都不能好好洗。

而且天一黑,就要躺在床上睡觉,想念手机电脑的第一天。

许烟以为自己会辗转反侧,结果刚躺下,就抱着被单呼呼大睡起来。

一夜好眠,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许文水叫醒许烟的时候,天才蒙蒙亮。难得起这么早,许烟一点困意都没有,可见睡得早起的早,不是没有道理的。

许烟又涨了新知识:用杨柳枝刷牙,还别说,真的挺像现代的牙刷的,唯一的缺陷就是没有牙膏。昨晚用的时候,还不知道如何下口,看了许文水用了一次,现在用起来已经没有难度。

早餐没有东西吃,两人就空着肚子上路了。

走到村口时,遇到了牛车,真的是牛后面接着一个小板车!

许文水带着许烟走过去,一趟一人两文,好贵。许烟知道自己的身子,走不到镇上,而且许文水的腿伤随时会发作,就直接付了四文钱。

车夫等了一会,还也没再等到人,看着天色已经不算早,就不再等了,于是等于用了四文钱包了一辆车。这样一想,就好受多了。

从小村落到一个小镇,比许烟心中想象的还要久,没有手机,没有书籍,甚至没有音乐,而且道路凹凸不平,颠得屁股都要开花了,幸好小许烟的肉多。

总算找到一个肉多的好处了,也真是不容易啊。

在许烟心里数到8600秒,143分钟,古代一个时辰的时间,才终于远远看到小关镇的路碑。

一下板车,就闻到了肉香味。

许烟:“爹爹,我好饿。”

许文水也饿了:“走,我们去吃好吃的。”

在镇门口外的两边,摆满的做早点的摊贩。有饼类、有粉类,就是少看到有肉的。

许烟的大眼睛骨碌骨碌地转了几圈,寻着肉香,终于找到了卖馄饨的摊贩。

许烟忍着口水,伸出小胖手拉扯许文水的裤腿:“爹爹,我想吃这个。”

也只有许烟敢直接这样跟爹爹这样开口,而且一开口,便能如愿。

许烟心里想的是,什么都可以马虎,就吃的,马虎不得。

钱没了再挣就是了。现在是还没钱进口袋,但是总得吃饱了才有力气挣钱嘛。

许文水没有犹豫带着许烟在馄饨摊贩的桌子坐来:“一碗汤饼,谢谢。”

许烟大声对老板娘说:“给我们来两碗,谢谢。”

说完拉着许文水说:“爹爹不吃,那我今天一整天,都不吃东西了,反正我是要减肥的。”

不管什么方法,只要管用就行。

果然,许文水不再开口。心里再心疼钱,也只能憋着。

许烟看到他的表情,就先憋着吧,等我挣钱,加倍还给你。

许烟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不然也不会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个地方。但她不会后悔。

馄饨很快就做好了,一碗有十五颗才五文钱,肉价,真的不算贵。

许烟吃了八颗,就放下筷子,把碗推给已经吃完,还一直盯着许烟碗里烟口水的许文水:“爹爹,我吃饱了,爹爹把它吃完吧。”

许文水不接:“爹爹已经吃饱了,烟儿不着急,慢慢吃。”

许烟站起来:“可我已经吃不下,爹爹也不要的话,那我们就走吧。”

果然,许文水迅速接过,两三口就把汤汁都喝干净了。

许文水吃完以后,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儿,这是我吃的最好的一顿啦。

许烟看着他笑笑:“爹爹,我们先去医馆吧。”

不能给他太多时间想东想西,不然等他反应过来,又会心疼钱了。

许文水连忙站起来:“走吧。”

两人找到一家看起来人比较多,店面装潢也比较好一点的医馆。

里面有两个大夫,许烟拉着许文水在人多的一条队伍排队。

等了几刻钟,终于轮到许文水。

许烟是第一次看到许文水的伤口,已经发黑。他一直用裤腿挡着,不轻易在自己面前掀开,可能是怕吓着自己。

又被许烟猜对了,许文水掀开裤腿的第一时间,是看向许烟,发现许烟没有被吓到,才转向看着大夫。

许烟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的,希望,这个大夫给力一点。

大夫一看到伤口就皱着眉头:“怎么现在才来?再晚个几天,引发了七日风,就等着准备后事吧。”

许烟猜的果然没错,现在还在潜伏期。幸好自己赶来了。

许文水已经被吓的六神无主。

许烟只好自己开口问大夫:“大夫,您有办法治吗?”

大夫摆摆手:“这个没办法治,只能把上面的烂肉切掉,再清理干净里面的东西,能活多久,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许烟想翻白眼,闭上嘴巴不再问了,再问下去的话,还没开始治,许文水就被吓晕过去了:“那就麻烦大夫了。”

看着直接拿起刀子,就要直接切,许烟赶紧阻止:“大夫,你这没有麻醉药吗?”

大夫动作一顿,抬头多看了许烟几眼才说:“有,200文,要用吗?”

这是什么话,让人直接活活痛死吗?

许烟努力让自己冷静,不要发飙:“用,麻烦大夫了。”

大夫这才叫小学徒拿一包麻醉粉过来。

许烟以前是不敢看这么血腥的画面的,但是看到这个大夫,这么不靠谱,只能强迫着自己一直盯着他的动作,心里不断洗脑自己'这是猪肉,这是猪肉。

幸好大夫的刀工还算不错,一会功夫就处理好完,包扎好。

整个过程都没看到许文水皱一下眉头,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语气也变好了:“大夫,您这有拐杖吗?”

大夫态度也诚恳了许多:“有,租借1文一天,押金200文,直接买200文一条。”

天呐,一根木头都这么贵。

许烟算了一下:“我们用租的。”

大夫这次亲自带他们去挑选,许烟在这方面不精通,只能让许文水自己来了:“爹爹,你喜欢哪一条。”

这语气就像逛街买衣服一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