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买医书

发布:2021-09-15 21:19:29

这语气就像逛街买衣服一样。许文水听了把拒绝的话咽回去,顶着两人欣盼的目光,选了一条木质结实的拐杖。“这是七天的草药,一天一包,早晚一次。预防伤口发炎,加快血肉粘合的。熬过...

这语气就像逛街买衣服一样。

许文水听了把拒绝的话咽回去,顶着两人欣盼的目光,选了一条木质结实的拐杖。

“这是七天的草药,一天一包,早晚一次。预防伤口发炎,加快血肉粘合的。熬过这七天,基本这条命是暂时保住了,夜里可能会发热会发冷,要多注意一下。但能不能痊愈,不影响行动,有点难。吃药期间,多休息,万万不可碰到水,条件允许的话,多吃肉补补身子。”这是大夫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了。

许烟还是有问题:“大夫,这麻醉的药效能坚持多久?”

大夫摸着胡子,眼带欣赏:“大概一个时辰,要求就没了,要不要帮你多备一包?”

许烟:“两包吧,有口服的吗?”

大夫:“有是有,但是药效没有那么好,而且价格要略贵一些。”

许烟看了一眼许文水包扎好的脚:“给我拿两包口服的吧。”

许文水听了下意识拒绝,说自己不怕痛。但是没人听他的。

大夫让人去包药时,问许烟:“姑娘是有学过医术吗?”

许烟摇头:“我刚刚排队时留意了一下,前面的病人。”当然这是胡话。

但是大夫当真啦:“你要不要来给老夫当学徒,老夫看你颇有天赋,只要用功,几年后就可以出师。”

许烟直接拒绝:“大夫太抬举我了。我什么都不懂。”

大夫并没有放弃:“姑娘什么时候想通了,随时来找老夫,老夫免费收你这个学徒。”

许烟心里暗道,你是在给自己找免费劳工吧。当然也知道大夫是诚心的,因为在这时代,求学是需要交学费的。

许烟:“那就先谢过大夫了。”

大夫心情很愉悦:“好说好说,这是口服的麻醉药丸,服用后会有嗜睡的症状,要多加留意下。”

许烟终于问出大夫最关心的问题:“谢谢大夫,一个花费是多少银子?”

大夫走到柜台,拿过算盘一边说一边算:“中级看诊500文、七包草药1400文,一包麻药200文、两颗麻药丸600文,租借一根拐先收200文,一共是2900文。”

差不多三两银子,没有贵到很离谱,于是爽快的让许文水付了钱。

出了医馆,许烟问:“爹爹,有需要买什么吗?”

许文水记得很清楚:“买油买盐。”

许烟:“除了这些呢?”

许文水想了一下,摇头。

许烟:“爹爹,书馆在哪?”

许文水听了难得坚定地一口否决:“爹爹答应过以后都不会碰书的。”

许文水这个反应是有原因的:许文水已经上过几年学堂,但是连续参加了两次乡试都没有过,不但没过,还因为考试失利,魔怔了,整天抱着书不吃不喝也不睡。直到后来顶不住病倒,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好了以后发现亲娘把所有的书籍和纸张、毛笔所有与读书有关的东西,统统烧掉,还要求许文水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去碰这些东西。许何老娘得到保证也不敢放心,就给他找了个媳妇,转移他的注意力,就是小许烟的亲娘许苏娘。知道小许烟的到来,让许文水的内心有了一种神奇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这才真正走出来,从此就成了彻头彻尾的女儿奴。

许烟从小许烟的记忆里知道了些皮毛,许文水,写出来的文章是水的,能考上秀才,是真的好运气。可见名字起的好不好,也很重要啊。

可惜了小叔许文采的好名字,许何老娘有了老大的前车之鉴,哪敢让宝贝小儿再去走一遭啊。

许烟:“不是要让爹爹读书,我只是很好奇,想进去看一看。”

许文水犹豫:“只是看看?”

许烟:“我完全不想读书,而且我相信爹爹不会再去读书,爹爹你信我吗?”

许文水口比大脑快:“当然相信。”

许烟:“爹爹最好啦,那我们走吧。”

许烟跟在许文水身后,看着他生疏笨重地拐着拐杖吃力往前走,心里泛着心酸。

“两位客官,想要买点什么?”小二看到两人,热情地迎上来。

许烟:“你们这有杂书吗?”

小二恭敬道:“有的,两位这边请。”

小二带着他们走到一排书柜前:“这一排都是各种话本、杂记、名人随笔。两位可以慢慢看慢慢挑。”小二退在一旁,安静呆着。

许烟:“谢谢小二。”

许烟细细辨认上面的书名,很多都是繁体,辩起来有点困难。但是许烟也不是把每个字都看,心里默念着“医”字,从上往下一层一层地扫。

扫到最下面一层,终于看到了一个草书写的“医”字。

许烟把它拿出来,书面写着“医者随记”四个大字。

许文水站在小二旁边,一起看着许烟,一开始以为许烟真的随意看看,但是许烟认真的神情又不像是随意,而且一看就是快一刻钟。幸好小二没有任何不耐,不然都不好意思厚着脸在这待着了。

许烟拿着书问小二:“这本杂书多少钱?”

小二:“五百文。”

许文水连忙阻止:“烟儿,这本书一点用处都没有,还是不要买了吧。”

许烟沉默了一下:“好吧,听爹爹的,不买了。”作势要放回去。

小二上前把书拿到手里:“看你是真想,400文给你拿去。”

许烟:“这书都破成这样了,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翻过,400文也太贵了。”

小二看了一眼许文水:“这是医书,本就是一本难求,自然是贵了点。”

许烟很惊讶:“这真的是医书?”

小二举手:“小二以本店的信誉担保,这绝对是医书。”

许文水眼看着许烟就要心动:“烟儿,我们还是走吧,不要买。”

许烟反问许文水:“爹爹这真的是医书吗?”

许文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头。

许烟立刻说道:“啊,这么破的医书,那么多人看了都没有把它买下,肯定是本假医书。爹爹你看,书上连个人名都没有,肯定是怕害死了人才不敢留名的。这书馆胆子也是真大,什么书都敢卖,如若真的害死了人,也不怕有人砸了他们的店。爹爹我们走吧。”

小二脸色的一会红一会青:“200文,这是本店的最低价了。”

许烟回头:“我们最多给50文,就当拿回去认认字了。”

许文水听到真的她要买,立即慌了:“烟儿不要!”

小二见形势不对:“好,就50文。但是如何除了任何问题,小店概不负责。”

许烟笑的开心:“行。”

小二:“我们要签一个字据。”

许烟很好说话:“没问题。”

许文水一直黑着脸,站在一边。

许烟还是第一次见到许文水真正黑着脸。

小二自然也瞧见了他的脸色,于是加快动作:“姑娘请你的爹爹在上面按个手印就行。”

许烟听了,轻轻扯了扯许文水的袖子:“爹爹~”

许文水不为所动。

许烟的眼泪说来就来。

最终还是许文水妥协,不情不愿在上面按了手印,扔下50文钱,就率先拐着脚出门。

许烟拿着书,连忙跟上。

“爹爹~爹爹~”

许文水没有回应,一步一步往前走。

“哎哟喂~”许烟摔倒在地。

许文水听了立刻回头走过来拉起许烟:“摔到哪里了?让爹爹看看。”

许烟在身上胡乱指一通:“着、这、这、还有这,都很痛。”

许文水仔细看了看,没发现什么问题,才松了一口气。

许烟趁机拉住许文水的袖子,一边流泪一边说:“爹爹,我错了,我不该买书,但是我是真的想治好爹爹的脚。”

许文水心里一下子就松动了,只是强忍着自己拉着脸,问出心中的疑虑:“你怎么会知道这是医书?谁叫教你的?”

许烟伸手指着书上的“医”字说:“这个字跟医馆的“医”字是一样的。

许文水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自豪自己的女儿聪明,还是该担心自己的女儿会走自己当年的老路。

还是两者都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