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九白纹章

2020-11-21 10:16:37

钟甫田

灵异鬼怪 | 完结

28301 次点击

    一百多年后,理宗皇帝景定三年的一个秋天,距少林寺百余里的一座荒山之中,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也兀自念叨着这四句词:“天与秋光,转转情伤……黄昏院落,凄凄惶惶……”。

    张君宝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但又一想到自己身无分文忙又摇了摇头,低声道:“我没钱……”声音低得尚盖不过腹内的咕咕叫声。

    然靖康之役,天下大变。李清照也从北往南,一路辗转,凄苦无常。尝尽了酸甜苦辣,观遍了世态炎凉,才有了开篇之词。

    馒头铺的伙计在旁边正端瞧着这大胖和尚,忽见他从脏兮兮的僧袍里掏出两个馒头,馒头上点点指印黢黑,说话间就要丢进这摆满了馒头的竹钵篮里,慌忙伸手去接,嘴里一口江北口音,急道:“别介,别介!”生怕那大胖和尚的脏馒头把竹钵篮里的其它馒头给弄脏了,脏了可就不好卖了。可双手只接抱住了一个馒头,另一个馒头磕在竹钵篮下面的杌凳上,滚落下来,正好滚在张君宝的脚边。小伙计接到手一看,本来雪白的馒头上沾满了乌七八糟的黑手印,像是掉进了卤浇子锅里一般,眼见是不能卖了。

    那大胖和尚刚走远,馒头铺隔壁的烧饼店掌柜探出脑袋来,冲着馒头店的掌柜道:“嘿,老关头,还真让你说对了,这就是个假和尚。没听他临走还以“道爷”自称,自个儿都分不清自个儿是和尚还是道士了,多半是个犯事的泼皮使给了地保五吊钱。”时下连年战乱,官府没有闲工夫理会乡间琐事,一些乡民纠纷都是地保出面了局。自先唐尚佛以来,一些乡民犯了官司往往到庙里躲避,因此度牒被地保们倒卖也是人人皆知的事情。

    教会他这两句词的人刚走,她姓郭名襄,乃是一代大侠郭靖和前任丐帮帮主黄蓉的小女儿。郭襄家学渊源,诗词琴赋,奇门遁甲,无所不通。但她生性乖张,不尊俗理,更借鉴了外公的名号,自称小东邪。三年前,神雕大侠杨过给郭襄过了一个前无所有的十六岁生日,这小东邪便对其倾慕不已,襄阳一战,蒙古的蒙哥汗被神雕大侠杨过掷石击死,宋人群情振奋,人们奔走相告,视神雕大侠若神人焉。这小东邪更是对神雕大侠有种说不出的情愫,三年来四处游逛只想打听一些神雕大侠的消息,无奈不随人愿,竟无半面之缘。

    那堪永夜,明月空伤。

    那大胖和尚却不以为然,左右环视,“哼”地一声,呵道:“散啦,散啦,道爷我花钱买馒头,有什么好瞧的?都散啦。”说完一甩袖子,大踏步而去。

    大胖和尚嗓门洪亮,直震得张君宝耳朵嗡嗡响。围观的数人中有离得稍近点的,赶紧拿小手指儿使劲地捅捅耳朵,或用手掌捂住耳廓使劲按压几下,嘟囔着“这大和尚的嗓门真大”等等,也都转身离去。

    时下蒙宋开战近三十年,此地已是战火过处,但见断壁残垣,倒不足为奇。想三年前跟师父第一次下山,虽没有看到经书里写的赤地千里、哀鸿遍野,但也见百姓流离失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病无所医。张君宝见此间荒芜了一座大寺院,倒也没觉得意外,踏步从断墙处进了寺院。寺院内杂草丛生,已至腰胸之间,张君宝用铁桶挡在身前,绕寺内大殿转了一周,发现这大殿虽破,殿顶坍塌,神龛下面却也是个好的容身之所,眼见天色向晚,不如今晚就在此过夜了。

    良久,张君宝起身,环顾四周,见前面山势更陡,后面郁郁葱葱,再往上看云绕雾锁,约见一笔峰隐隐,原来此处势已不低,林子更密,周间不乏有合抱之木。忽见丈余远处有几块碎石,上下罗列,似如台阶,走近了发现是一条荒废的小径,周围草木繁盛,不走近细看原也不容易发现,碎石杂乱铺设,上下间距颇远,却也能垫脚。

    张君宝不敢走大路,只在这密林里盘岖而行,翻过一座小丘,山势更加崎岖。这双铁桶硕大,加之山势陡峭,杂树乱生,行至林密处,铁桶前磕后碰好不自在。

    张君宝是少林弟子,在荤食摊不敢多瞧,只瞧一些和菜饼子、果子翘羹、糍糕、烧饼,可惜兜里无分文,还欲张口,脸已赤红。张君宝从小在少林寺长大,从未单独下过山,常听师兄师伯们讲述如何下山化缘,云走四方。但是,“饮水方知开源不易,”如今是第一次化缘,当真是难乎其难。无奈又腹内咕咕无粮,为了能填饱肚子总要舍却面子。张君宝踌躇再三,深吸两口气,走到一个馒头铺前。

    这两句短词摘自一首《行香子》的词,乃是一百多年前的一位大才女李清照所作。

    那大胖和尚额头上还沾着白色的面尘,摔打着大袖子,来回掸着满是油污的僧袍,口气也毫不示弱,回道:“你这掌柜的齁小家子气,不就是几个馒头么?赊不起账还做什么生意?你看爷像是没银子花么?告诉你,好多人排队给爷送银子呢。我是看你正经做生意的铺子才进来的,叫花子上门都没有拿棍撵的道理。哼,你这馒头我还不要了。”大和尚说着从怀里掏出两个馒头,就要丢在馒头铺门前的竹钵篮里。想来这大胖和尚一定是饮噉兼人,区区两个馒头也不够塞牙缝,索性就不要了。

    张君宝沿石阶下山,半盏茶的功夫就来到了山脚下,再走出去半里路就见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张君宝跟随几个挑担的行人赶路,须臾间来到一座城门下。城门门洞上方隶书“驿州”二字,城门墙下东倒西歪着几个的衣衫褴褛的乞丐,疏懒地沐浴着最后的斜阳。城门处有一队宋人的官兵把守,正吆五喝六地催促行人进城。

    (本文全本已经转移至网易云阅读,谢谢关注。)

    探金英,知近重阳。

    旁边有几个围观的散客货郎也纷纷插嘴:“这大胖和尚还开口银子闭口银子的,这年头谁有银子还来咱们这种地方啊,我都有年头没见过银子面儿了。”

展开

九白纹章目录

更多章节

dnf白纹章是什么  蒙古国九白纹章  九白纹章  

九白纹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