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修尘

2021-01-12 05:59:21

一念往昔

奇幻修真 | 完结

9634 次点击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安全的考虑岸,流必湍之,行低于人,众必非之。任世人诽,颜色未变。天纵奇才之资,虽遭天妒,少年曲折坎坷,但历经磨难磨难,终俯览众生。 修尘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风羲还想说什么,突然“哇!”一声小儿啼哭之声传入众人耳中,风羲脸上一喜,快步走到门口,屋子门也在这时打开了,一中年妇人抱着襁褓出来,先是对着风羲一礼,然后说到:“恭喜少爷,母子平安!”风玄心头终于一松,马上抱过孩子道:“来,给我看看。”孩子皮肤很嫩,脸上还能看到血丝。面目看上去很秀气,和风羲长得有三分相似“哈哈,我有孩子了,我风羲有后了!”说罢,快步走进屋中,来到床边“雨儿,雨儿。你看我们有孩子了,哈,看他还在冲你笑呢。”风羲对着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子说道。女子叫白雨长得极美,再加上那几分病态,更加显的让人怜惜,此时脸上也洋溢着喜色,从风羲怀里抱过孩子,对风羲说道:“给我也抱抱。呵呵,来笑一个,叫声娘。”“雨儿,孩子才刚出生,哪能喊人啊,你别逗了。”风羲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哼,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我们孩子聪明呢。”风羲刚想开口“娘~。”尽管口齿很不清楚,但却是是一声娘,风羲和白雨同时露出了吃惊的神色,白雨虽然嘴上说让孩子喊娘,但是心里也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是和风羲开个玩笑罢了,毕竟哪有刚出生的孩子会讲话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时,白发老者和老妪也进来了,老者叫风海,老妪叫李念如老者是现在风家的老家主,忘了介绍,风家是风玄大陆两大家族,风,玄两家之一,在风玄大陆已经屹立了数千年,九百多年前,天元大比之中因为实力雄厚,把风家和玄家命名为大陆名称,可以说风家在这片大陆上绝对是顶峰的存在,在整个天元星也是顶尖的存在。风家家主,这个身份不可谓不高。李念如是风海的第五个妻子,也是最爱的一个。其他妻子也就剩两位了别的都过世了。。

  两人虽在说话,可手上却是丝毫没停,这一会儿功夫,已经又布下了几道法阵。但比之开始的两仪阵旗和青龙夺天阵,确实弱了不少,但是总好过没有。天上的劫云已经雷光弥漫,看来用不了多久马上就要下来了,男子一看劫云变化,立即对老者说道:“老友快把尘儿置于阵中,我们要马上离开,不然天劫测探到我们恐生变化啊。”老者也不含糊,把孩子放在地上,又看了一眼,又是一叹,一掐法诀,迅速离开了防御阵,天上的劫云也终于积蓄好了,轰~~一声巨响,一道手腕粗的青色闪电劈向阵中婴儿,不过防御阵一阵流光闪动,把这雷电消于无形。但是老者和中年男子脸上确丝毫没有放松,眉头紧锁,老者叹道:“看来小看了这天劫威力了,这第一道雷就消耗了一道禁制一半的威能,这劫难最少也得要三十六道啊,还有可能高达是四十九道甚至更多。”“要是四十九道相信以这些阵法的强度应该还是能勉强扛住的,要是六十四道,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说完男子又是一阵叹息。这时,风羲、白雨和李老夫人也赶到,看到天上的闪电和阵法,有发现了旁边的老者和男子,迅速走了过来,风羲先是对男子一礼,“爷爷。”恭敬的向男子问候道。李念如和白雨也是对男子作了一揖,又向老者一礼,风羲急切问道;“爷爷,尘儿没事吧?”白雨也是满脸的着急。这可是她才出生几天的孩子啊,怎能不急啊?风幽一叹说道:“我和傅先生已经布下了几道防御阵,助尘儿渡劫,希望没事吧。”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劫云就又劈下了二十多道闪电,阵法外面几层禁制已经破了好几道。这一情景惹的众人一阵惊慌,白雨更是急的脸色煞白浑身都在打颤,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了。

  男子脸色煞白,喃喃道:“九九归一,八十一道,逆天之劫。”

  白雨走后,李念如脸色一正,对风羲说道:“羲儿这次恐怕是真出大事了,整个天元星可能都要变天了。”风羲原来嬉笑的脸色也隐去了,“真的那么严重嘛?”“是啊,你爹走时关照过我,虽然还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绝对是件影响整个大陆的事。”李念如脸上闪过了一丝忧色,“母亲担心的是风家内部是事吧,毕竟这些日子老二老三几个可不安分啊。”风羲眼中煞气一闪而过。“是啊,可能就要出大事了,风家这时候再不团结,内部再出什么事那就真的事内忧外患了。”“哼,当年爹收那几个家伙的时候我就和他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年你爹也是没办法啊,你二弟三弟他们几个立下的功劳太大了。”“不就是一株火凤灵芝嘛!需要收他们为义子?封他们个长老位,给些天材地宝不久行了。”风羲一脸不屑的说道。“你可不能小瞧那株火风灵芝,听傅先生说那灵芝已经万年以上了,放在哪里都免不了一场大杀戮,你二弟他们几个也是机缘巧合才找到的,带回来后还献了出来,据说那株灵芝光放在你爹的练功房中就能为你爹练功时调气养息。再无走火入魔危险,要是真服下去,那不得白日成仙啊。”老夫人辩解到,“嘿嘿,那他们几个为什么不服用,但凡这个级别的神药有哪个是那么好服用的,怕就怕服之后不是白日飞升,而是一命呜呼吧。我看不到元婴期,这东西是别想服用了。”风羲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唉,元婴期啊,那是传说中的境界了,可能也就天元大陆的几个老怪物才到了那个境界吧。我们风家最高的也就是你爷爷了,也才到结丹中期。这已经是我们所仰望的境界了,你父亲小的时候被称作是百年一现的资质,现在都百来岁了,也才筑基大圆满,想进入金丹大道依然遥遥无期。在过个十来年不能进阶段话估计也要坐化了。”老妇人满脸苦涩的说道。

  时间在慢慢过去,但众人眼中却是那么的漫长,一柱香时间过去了,闪电已经劈了四十八道,现在闪电已经完全不同于之前的青色,变成了紫色,阵法除了仿制的两仪阵旗布的两仪大阵和青龙夺天阵,其他已经全部被破坏,又是一道紫黑色雷电一劈而下,接着又是三道,老者和风幽脸色都不太好看却也没有太多紧张,看来这真的是六十四道天雷的大劫了,但是,他们也低估了两仪大阵和青龙夺天阵的威能,本来以为最多能抗六十道天雷,现在看来,六十四道也是能应付的,想来尘儿应该能无恙了。毕竟这天劫威能不比真正的渡劫期大劫天雷已经完全变成黑色,劈的大阵一阵摇摆,第六十四道天雷终于一劈而下,相当于结丹期的全力一击,把大阵劈的忽明忽暗,但总算扛住了,众人也是大松一口气。

  几天之后,整个潜龙城都知道了,风家幼子,一出生就能开口说话,有的人说神童,有些人则说是妖孽。当然这些人也都只是暗地里议论,毕竟凭借风家在整个风玄大陆的地位,没有人敢嚼舌根。那完全是不要命了。风家这几天很热闹,拜访的络绎不绝,风羲在客堂中送一名老者出门,然后长舒了一口气不由叹道:“真累啊。这比哄尘儿累多了。”然后向后院走去。尘儿自然就是刚出生的孩子的名字了,说起起着这名字的时候,还发生过不小的争议,白雨的意思是叫孩子风雨尘,但是风羲说着名字太女性化,想叫孩子风无尘,结果叫家中一位号称神算的傅云傅老先生一算,说孩子名字中有“无”会命途多舛,应该取事事如意之意,取“如”字,于是孩子就被命名为风如尘了,风羲为了这名字还嘀咕了半天,心想:这如尘不就是说和灰尘一样嘛~哪吉利了,不会是那老家伙算错了吧,但是终究扭不过老一辈的意思,孩子的名字也就只能盖棺论定为风如尘了。

  风羲还想说什么,突然“哇!”一声小儿啼哭之声传入众人耳中,风羲脸上一喜,快步走到门口,屋子门也在这时打开了,一中年妇人抱着襁褓出来,先是对着风羲一礼,然后说到:“恭喜少爷,母子平安!”风玄心头终于一松,马上抱过孩子道:“来,给我看看。”孩子皮肤很嫩,脸上还能看到血丝。面目看上去很秀气,和风羲长得有三分相似“哈哈,我有孩子了,我风羲有后了!”说罢,快步走进屋中,来到床边“雨儿,雨儿。你看我们有孩子了,哈,看他还在冲你笑呢。”风羲对着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子说道。女子叫白雨长得极美,再加上那几分病态,更加显的让人怜惜,此时脸上也洋溢着喜色,从风羲怀里抱过孩子,对风羲说道:“给我也抱抱。呵呵,来笑一个,叫声娘。”“雨儿,孩子才刚出生,哪能喊人啊,你别逗了。”风羲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哼,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我们孩子聪明呢。”风羲刚想开口“娘~。”尽管口齿很不清楚,但却是是一声娘,风羲和白雨同时露出了吃惊的神色,白雨虽然嘴上说让孩子喊娘,但是心里也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是和风羲开个玩笑罢了,毕竟哪有刚出生的孩子会讲话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时,白发老者和老妪也进来了,老者叫风海,老妪叫李念如老者是现在风家的老家主,忘了介绍,风家是风玄大陆两大家族,风,玄两家之一,在风玄大陆已经屹立了数千年,九百多年前,天元大比之中因为实力雄厚,把风家和玄家命名为大陆名称,可以说风家在这片大陆上绝对是顶峰的存在,在整个天元星也是顶尖的存在。风家家主,这个身份不可谓不高。李念如是风海的第五个妻子,也是最爱的一个。其他妻子也就剩两位了别的都过世了。

  老妪走到床边,看到面脸吃惊的风羲和白雨,问道:“羲儿,雨儿怎么这副表情,孩子出生应该高兴啊,来,让我看看。”说着便从白雨手中接过了婴儿,风羲一脸古怪之色,对李念如说道:“母亲,刚刚这孩子喊娘了。”“呵呵,羲儿,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爱开玩笑,孩子才多大啊,还喊娘。”“娘~”话音刚落,一声并不清楚,但能分辨的清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风羲一脸苦色“看吧,这次都听到了。”风海也是一脸的惊讶,口中呼道:“神童啊。”也凑到老妪身边,打量着孩子,孩子,眼睛是闭着的。手攥着放在耳边,看样子像是没有睡醒的样子,但刚才众人都听到了喊人,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孩子,但众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归结于孩子天生聪慧,出生能语。

  就在这时,天上的劫云已经飘到他们的头顶之上。毫无征兆,本来平静的劫云突然雷声大作,傅姓老者脸色骤变,身上气息立刻强烈起来,结丹期的修为显露无遗,眼神凛冽的看着天上在雷鸣声中变为紫青之色的劫云,老者看着变为紫青色的劫云蓦然想起曾在古典之后看到过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天妒之劫。不正与眼前着情景一样吗?视线瞬间移向在风羲怀中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天上劫云的风如尘。瞬间就明白了“羲儿!!小心!!这劫云是冲着尘儿来的。”说罢,不等风羲有所反应,一把抢过风羲手中孩童,然后,一手一掐法诀,一阵狂风带着二人向后山飞去,就在他们飞走的同时,天上的劫云也向他们飞去的方向移动而去,而且去势极快,这无疑又印证了老者的猜想。

  就在老者准备撤去阵法接出婴儿的时候,本来有些黯淡的劫云忽然一亮,一道银色闪电一劈而下,两座大阵又是一阵摇晃,一副马上就要破去的样子。

  风羲接过尘儿,发现怀中孩子已经不在啼哭,明亮的不带一丝杂质的稚嫩双眸睁开着一眨不眨的看着天上的劫云。风羲这才想起刚劫云到来时尘儿的啼哭,心中又是一阵疑惑,然后又释然了,常听人说孩子感观灵敏,看来是真的了。看着孩子可爱的样子,风羲忍不住伸出手指,在孩子逗弄了下。

  孩童的哭声使得正在交谈中的两人同时一惊,要知道,风如尘出生之后很少啼哭,因为这事还让大伙又是一阵称赞,而这时的大哭就让两人感到更加的奇怪了,两人也都没有注意到在孩子想起哭声响起的同时天空暗淡了几分,一朵看起来很厚重,里面像是蕴含着沉重的力量的乌云在像她们头顶缓缓的飘来。

  在狂风作用之下后山转瞬即到,老者刚一落地,就发现一道青光向他们疾驰而来,落在他们身前化为一黑发中年男子。神色严肃“傅道友这是怎么回事?”中年男子向傅姓老者问道。“唉~恐怕是你这后辈招来天妒之劫啊。”老者满脸无奈的对中年人说到。中年男子也是脸色一变“天妒之劫?真有这劫难,我还以为是前人捏造而出的呢。如果真是这劫难,可就麻烦了,按古籍记载这劫难是无法相帮的啊!这孩子才这么一点,如何能抗过这天妒之劫啊。”“是啊!”老者无奈的一叹“如果事先有准备布下大阵,倒是还能应付一二,可现在时间太少了啊。”“唉,我们也只能尽全力布阵了,希望能阻挡住,保尘儿一命了。看着劫云的威压,恐怕相当于结丹初期的威力了。”男子一边说着,就马上动起手来,手向手指上的戒指一拂。许多小旗出现在手中,口中一念口诀,把小旗向空中一抛,小旗在空中瞬间组成一个太极之形,表面流光闪动,一看就威力非凡,老者看到小旗也是一阵惊讶“两仪阵旗,想不到这传说中的宝物在风道友手中。”男子一阵苦笑“这只是一件仿制品罢了,真正防御力度不及真品十分之一。”“十分之一那也不错了,想来阻挡住这劫云还是有很大希望的。”老者说罢,从怀中摸出五块玉石,玉石呈淡青之色,里面霞光流转,一看就非平常之物,老者拿出玉石之后,眼中精光一闪,瞬间在右手食指之上割出一道口子,鲜血溢出,老者立即在五个玉石之上刻上了五个晦涩难懂的符号。完成之后玉石瞬间脱手向五个方向飞出,飞出五丈远之后又一下没入土中,从土中射出五个光柱,慢慢变化,形成五条青色巨龙,盘在四周,男子瞳孔一缩“青龙夺天阵!”老者惊讶的看了男子一眼说道:“风道友果然好眼力,竟然能认出此阵法。”男子一叹“傅道友真是大手笔,为了尘儿的劫难竟能拿出如此珍惜的一次性法阵,有这阵法,想必结丹期是休想破除了。端是无价之物,尘儿的劫难应该无什大碍了。真是多谢傅兄了,风某欠你一个大人情了”“风道友何需客气,羲儿是我看着出生的。雨儿和羲儿也是我看着成的亲,他们的孩子,我当然要保护好。再说,嘿嘿,这可是天妒之劫,这孩子,不一般啊,要是能渡过这劫,将来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说来也怪我,当时孩子出生之时没仔细查看他资质,只当他天资不错,要是仔细查看之下,必能发现这其中不同,这劫难也就安全多了。”“老友不必自责,这孩子才出生没多久,谁会想到这等事?”

  风家后院一间屋子之中,一位老者正在打坐,突然双眼瞬间睁开,射出两道精光,满脸的惊疑不定,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不敢想象之事,口中喃喃道:“劫云,劫云,怎么会有劫云出现,现在这片天地怎么还有人渡劫呢。不对,威压弱了好多,不像是渡劫期的劫云啊,奇怪,奇怪。我得出去看看。!”说罢,房间大门无风自开,老者人影一闪已经消失无踪。

  风羲来到后院,白雨正抱着孩子在树下休息,说来也奇怪,孩子自从喊了一声娘之后就再也不会说别的了,到现在也只会说这一句,这事又惹得一家子一阵称奇。“雨儿,今天客人总算是送完了,可累死我了,来,让我抱抱尘儿。”说着便抱起了在白雨怀中,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孩子在睡觉,嘴角溢出了口水,可能是在做什么美梦吧。风羲把手伸到孩子嘴边把口水擦去,对白雨说道:“你还尘儿睡的多香啊,这都流口水了。”白雨没好气地白了风羲,一眼:“你这样会把孩子弄醒的,粗人就是粗人,做什么事都毛手毛脚的。”风羲尴尬的挠了挠头,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苦笑:“雨儿,你也知道我除了练武照顾这孩子哪懂啊,那是你们女人家的事。”白雨美目一瞪:“哟,你还有理了,把尘儿给我。”说着便从风羲手中抢过了孩子。孩子好像也受到了打扰不情愿的睁开了大眼睛。就看到两个大人在大眼瞪小眼。像两只斗鸡一样。“羲儿,客人都招待完了啊。累坏了吧,雨儿也刚生完孩子,要多休息,都去休息下吧,尘儿我来照顾吧。”李念如从远处走来说道,“娘没事的,这点小事哪会累啊,就是怪麻烦的,天天那么多人。爹昨天也出发去天元大陆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风羲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昨天收到了天元的传信,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连夜就出发了,虽然有传送阵,但是想来也要过几个月才能回来吧。”老夫人说道。“嗯,我有些累了,去休息了,娘,尘儿你帮我照看下吧,过会记得找奶娘喂奶。”白雨抚了下额头对老夫人说道,“好的,你去休息吧,刚生完孩子要注意调养,不然会落下病根的,等会我叫厨房做分药膳给你送去。”老夫人说道。

  “哇!!~”突然在李念如怀中的孩子大声哭泣了起来。

  再说风家院内,此时,李念如和风羲也注意到了天色的转变,原来淡灰色的劫云现在已经呈紫黑色,天空那个不时还有雷光闪过,着实吓人,而他们身旁多了一位老者,赫然就是刚才在后院的那位,李老夫人对那老者恭敬的问道:“傅先生,这天上那片乌云到底从何而来?”“这...根据书上记载这恐怕是修真之人渡劫的劫云,可是威力又好像弱了很多,看这劫云飘的方向必是往此处无疑了,这是,这风家之中难道潜伏着什么高人正要渡劫,怪哉,怪哉。”“啊,渡劫?”李老夫人一阵惊慌“那可如何是好,我们是否要先行避开,以免波及到啊?”“这到不必,按照记载,渡劫劫云只会针对渡劫者,旁人只要不去插手是不会受波及的。只是这劫云威力着实小了不少,只怕连结丹期都能接下吧,比传说中那恐怖的渡劫期劫云弱了岂止百倍。”傅姓老者心中仍然疑虑未消。“那是否要请出老祖宗?他老人家是结丹中期的大修士,万一受到波及,想来应该是能应付一二的。”李老夫人在一旁建议道。傅姓老者沉吟了一会道:“也好,有风道友在一旁照看着,想来就万无一失了。”“那好,我这就去了,羲儿,尘儿你先照看着,我去请你爷爷出关。”李老夫人把孩子交到风羲手中就起身向后山方向而去。

  同一时间,潜龙城中还有四道目光也注意到了天上那朵疑似劫云的乌云上,但看到劫云飘去的方向,先是一阵疑惑,接着又是一叹,就继续打坐了。

展开

修尘目录

更多章节

修尘骨fx  修尘骨面对面  修尘骨时装  修尘这个尘是什么意思  修尘影视  修尘骨染色  修尘骨  惟愿君心似我心免费阅读步绾绾容修尘  修尘是什么意思  修尘  

修尘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