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真假流年

2021-11-21 12:57:39

碧桃红杏

人文历史 | 连载

23830 次点击

北宋最后几年,金戈铁马,烽烟四起,临安城破,谢道清携四岁幼帝开城投降之后,历史重演1127年之难,这支皇室血脉借机南逃,蒙古大军围杀北上,曾经的繁华热闹锦绣之江南沦落萧瑟荒芜的废墟之地......晏如斯一惊,发觉浑身就像被巨链捆住一样,神经末梢的剧烈麻痛一阵一阵地传到心脏里,她动弹不得。。

晏如斯靠在山壁上,呼呼的山风将人马厮杀声推远了,退到了群山之后更远的地方,一切变得虚幻缥缈起来。

晏如斯沙哑的声音问:“去哪?”那人不答,抓起她的手,往树林外跑去。

河下那个狡黠调皮的少年对两个书生的话,被风吹散在船桨扬起的水花里,就像晏如斯已经淹没在丰乐桥的人海里一样,已经听不到那少年对两书生说:哼,他是个假和尚,模样儿长得比小猫儿桥金掌柜家的三姑娘还像姑娘!

街前巷里赶着小驴,送水、送菜、送米油、送各类家常用度的小商贩们,还有卖花、卖果子、卖点心蜜饯声起落不歇。

右边语气稍微冷静点,说,我知是周公家女眷私船,却不知是哪个轩馆里的哪一位。

林子外隐约有晦暗不明的火光在跳动。

这时,小码头上又来了几个人,打头的是个穿暗青色圆领长袍,头戴曲脚幞头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将掖在腰间的一个袍角放下,背身笔直而头脸微颔面朝渐近的小船。

那女人又叹息一声,好像要把无尽的悲伤吐出去。

转过去看,一片人影也无,远远地传来一个苍老的“哼”声,混在山风里,已经不真切了。

片刻后,那女人缓缓转过身。

少年举着长长的竹篙站在小乌篷船顶上,像水里的草,一波一波地摇,眼见那只网兜靠近了毫无知觉的蓝雀儿,晏如斯不由地跟着紧张。

咔嚓、轰隆一声,一阵电闪。

首骑铁盔银甲的将军,此人身形精悍短小,腰上挂着双斧,胯下一匹黑色高头大马,人马都已杀气逼人。火光之下,大雨溅在他的铠甲上溃散。

小船上的少年蹦跳着,够着自己的脸,努嘴憋嗓地朝晏如斯喊:和尚!快,抓住它!

晏如斯没来得及反应,另一马赶上来,马上拖着长刀的黑衣人,一刀从黑暗的上空甩下来,刀落了空,马已奔到前面,拿刀的人顺势一拉,树下一个发抖的女人忽然不抖了,身体挨着树干缓缓跪下,一阵热气在冰冷的雨里喷散开,那个女人的头颅慢慢地歪在了肩膀上。

晏如斯看着她从自己身边飘过去,恍惚间不知道是自己不存在,还是那个女人不存在。不由地目光追着她,见她不疾不徐,飘飘然上了晏如斯身后的巨岩,越飘越远,越飘越高,最终消失在漆黑的山崖间。

晏如斯迷迷糊糊地被人拉起来,听见黑斗篷说:“从这里一直往西绕山道走,就能到师子院,天亮后,你去师子院找止翁。”

山岩下的山道已被山洪冲的七零八落,有的地方只剩一只脚的宽度,深黄色山洪还在翻滚而下,时不时露出一动不动趴在崖边还没冲走的人和马。

“去师子……院,找止翁……”晏如斯被迫地重复着。

展开

真假流年目录

更多章节

真假流年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