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蛮荒烟尘

2020-10-19 05:59:50

张小牧

奇幻修真 | 连载中

27995 次点击

满江红一卷风烟,一路苍茫许多年。却怎奈,几分思恋,几分恩怨,却不几回间云烟。一生孤苦伶仃几人怜,正西风孤叶落人间,仙魔乱。天涯路,从来不远。几多事,天地转。几人能往还,造物多叹。自古英豪皆少年,一入江湖沉浮乱。却把闲话束之高阁一边,且且看。天涯路,从来远。几多事,天地转。几人能往还,造物多叹。古来英豪皆少年,一入江湖浮沉乱。却把闲话搁置一边,且试看。第一回夜刺早春时节,黄昏先至。。

  在清河村最北首的地方,有一间小院孤零零的坐落着,院落用篱笆围成矮墙,其中有一口枯井,一间茅舍,一棵桃树正含苞待放,便再无他物了。

  继而,他剑指苍天,一道紫芒平地而起,刹那间,这小小的院落之中,狂风大作,紫气大盛。

  眼见剑十三便要将这一众仙家法宝毁于一旦,众人之中已有人呼出声来,只因这法宝之物往往同各自道法相辅相成,一旦损毁,轻则道行猛退,元气大伤;重则性命垂危,法力尽失。是以修真之士常常视法宝为第二性命,此刻危急关头,性命攸关,众人心中怎能不急。

  离古城“蒲姑”之阴大约还有五十里的地方,有一条小河名唤“小清”。相传小清河源出奇湖“大明”,又汇聚黑虎,趵突,孝感等诸泉之水,过羊角沟与大河并驾平行而入沧海。因小清河水流清冽,水质甘甜,故而得其美名。临近小清河北岸的地方,有个小村落唤作“清河村”。村中约摸住着三十户许人家,乡邻和睦,民风淳朴,多以打渔耕种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世世载载,若非如斯。

  片刻,那犹在涌动不止的浓雾之中,忽而亮起星星点点的毫光,有作月白,有作玄青,有作赤红,有作黄金……老汉仍站在茅舍门口,眉头紧皱,死死盯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众人之中,忽有一个八尺巨汉,上身半裸,肌肉虬扎,赤条条的跳将出来。手握约摸七尺来长的黄金巨杵,一时,金光大盛,让人不敢逼视。

  众人之中,有一年轻僧人向前一步,轻诵了一声佛号,对小川言道。继而,他的目光又望向剑十三,缓缓地说:“剑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便将你手中之物交出,贫僧原保举你安然离去如何?”

  “哦?定静么……不是她让这女娃子来此,闭关……那便好……”

  小川闻言,用手指了指手下还不平整的木板,又指了指茅草屋顶,口中咿咿呀呀,意思大抵是趁着夜雨未至,先将手中的营生完成。原来这叫做小川的木匠少年,竟是一个哑巴。

  枯瘦的身影在夜风之中同眼前的浓雾对峙良久,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了呼呼的风声。

  一会儿功夫,众人已经追赶而来,小川再无迟疑,站在剑十三身前,两臂张开,朝众人怒目而视。

  那汉子见老汉竟然如此轻视于他,顿时青筋暴起,恼羞成怒,一手擎天,口中念念有词,金杵体积暴涨,一股压倒之势如潮水涌来,但闻轰隆,轰隆,声势浩大,宛似雷鸣,乍起的罡风,竟掀起茅舍的草顶,金杵更如千钧之重,向那老汉压倒而来。

  老汉一声冷哼,墨邪长剑顿时激射而出一道紫芒,只见这紫芒不甚明亮,却不想法力竟是奇大。二物相接,只听金杵“嗡”的一声,不住颤抖,下一刻,杵身竟出现了点点裂痕,那汉子眉头紧皱,“噗”一口鲜血喷出几丈,身不由己连连倒退了七步有余,适才大显神威的“伏魔金杵”冲天而起,过了半晌才从半空掉落下来,竟已断成了数截,纷纷落在汉子的周围,却是这瞬间交手,那汉子已然受了重创。老汉淡淡的看了木然站在原地的汉子一眼,只见他脸上仍有着一缕恐惧之色,他抬起头,又默然望着院落之中站立的众人。

  此时,柴门“吱呀,吱呀……”被夜风吹得响个不停,阴霾之中,那老汉又举起干枯的双臂挟着葫芦往口中倒酒,少顷,葫芦中最后一滴酒水也沿着壶口落入口中,只是那老汉仿佛还有些不甘心,又用力摇了摇手中的巨大葫芦,张开大口垂直倾下,却是真的一滴也不剩了。

  此时,夜色之中,几处老树的枝干之上忽而多出了数十个黑影,有似倒挂,有似独立,有似倚靠,融于黑夜。倏忽,又散于四野。

  第二回斗杀

  “伏魔金杵?金刚门人。哈哈哈哈,想不到那四门死鬼也做这等苟且之事,怎的他们不来,却叫你一个毛头小子前来送死……”老汉身倚墨邪,豪气干云。

  “正是家师!”

  此时那女子已无大碍,只是面色略有些苍白。皆因方才月金轮忽然不受自己控制,竟似通灵一般,自行迎敌。只可惜灵性太弱,最终不敌。却又与少女心血相同,故而险些造成重伤。

展开

蛮荒烟尘目录

更多章节


蛮荒烟尘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