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无赖对无赖

夜月狂枭

2021-01-14 22:42:12

木耳

资讯 | 连载中

面前的这个女人,我还真有点儿看不透,说她是个淑女吧,居然让我玩砸车的招数,说她是个不通人情的混蛋吧,又主动给我解围。要不怎么说女人心是海底针呢?

“你在看什么?”她并没有看我,到肩的发尾顺着风向摆动,很淡定地吐露出这句话来。

“看波。额不是不是——看脸看脸,你很好看,所以我就看了。”

“男人都好色,也没一个好东西。”她转脸撇了我,又轻笑着,继续回过头去开车:“给我说实话吧,你是什么人,我喜欢简单一些。”

“我就是我,名字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不是周静吗?你很出名。”

“这不是理由。”她从座位那头拿出一把……是手枪!正对着我的脑袋:“说。”

姐们儿,玩大了啊,不就泡个妞嘛,怎么连枪都出来了。

我的额头开始冒汗,手也发抖:“我是听别人说的!”

“谁?”

“就是普通朋友,我在午夜俏佳人夜总会见过你,所以……”

啪!——枪响了,但没子弹,只是一个马桶刷子一样的小塑料射贴在我脸上。娘的!吓唬老子,拿个玩具枪!

“你疯了你,要吓死人的!”

她很痴狂地发笑,把枪扔在我手机:“一把玩具枪就把你吓成这样,你的胆子也不怎么大嘛,还敢去砸别人的车。我真是服了你了……”

嘟嘟!手机响了,是她的手机。周静抓起电话,喂了一声:“对,我是周静,你说……嗯……嗯……嗯?合同不是已经拟定了么?怎么突然又变卦了?你是不是给我捅娄子了……行了你,别冲大个了,这事情你别管了,说好的东西都能给我搞砸了,我去见见他。亨特明天就要上飞机?我马上过去。”

看她很慌忙的样子,我就知道是生意场上的纠纷。八成是合作方变卦了,我猜测是国外的人要在这里找代理商,而别的商家进来利诱,抢走了代理权。

“不顺心?”

“少问,下车。”

她把车停在路边,给我开锁,让我自己出去。

“唉,你不地道啊,刚刚还说让我来泡的,你现在怎么又……”

周静递给我一张名片:“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我现在要去谈生意,没功夫陪你扯淡。还有,今天商场里的事情,要是传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什么生意,我能帮上忙吗?”

“我再说一遍,下车。”

好吧,别生气,我下车就是了。名片还攥在我手心,我死心了?没有,桐姐给我的小任务,这才刚刚开始。我打了小柯的电话,让她给我找一个叫亨特的人,在本市,目前叫亨特的人有十六个,分布在各个区域。没辙,我也只好一个一个去找了,那么……我擦,手中的名片呢?

花了半天时间,全市所有能找的亨特都找过了,最终目标锁定在一个叫华侨国际大厦的五星级宾馆里。刚到门口,已经看到周静和一个秃顶的金毛男人出来了,那男的走路很匆忙,一刻也不想和周静多聊,周静却在身后死死缠着他。从他们对话可以看出,这个外国佬想提前离开。

“亨特先生,你可能对我们公司有误解,我想……”

亨特站在门口,做出一个推脱的手势,说出不是很正宗的普通话:“对不起,周小姐,我需要赶飞机,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等我回国以后,咱们电话联系,OK?”

这谎话骗骗傻子还行,连我都知道,这是故意的推脱。

“亨特先生,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有些事我需要对你说明。”

周静这么聪明的女人,也有黔驴技穷的时候啊。看来,爷不出马她这生意谈不成。

那……耍无赖!我拿手!

眼见着地上有石子,捡起来就冲鼻子砸下去!我尼玛,疼,一摸,出血了,还不算多。够用了!——跌跌撞撞,快速对着这个亨特泡过去,一下装进他胸口。

“哎哟~我尼玛,疼死老子了!”

这点鼻血经过手指的抹动,已经画成几朵花了。

“什么情况……你……没事吧?”亨特低头看我。

顺势抓住他的裤脚:“你打我!我要报警!你打人!”

“NONONO,不是我,是你自己撞过来的,OK?”亨特拉着周静:“你也看到了,我根本没撞他。”

周静小眼珠转了两转,她刚才就认出是我了:“我没注意。”

哼特气急败坏的,笑也笑不出来,想骂人也骂不出,只得双手叉腰,郁闷地盯着我望。他走不成了,哥们这碰瓷够艺术吧。

我擦了鼻血,和周静一起,把亨特重新拉回到酒店大厅里坐下。他一手搁在沙发的边缘,对我们两个人审时度势:“你们这是碰瓷,我可以起诉你们。”

“大老外,你懂不懂我国的法律啊,你怎么起诉?证据呢?”

“你们这是违法的。”

给我讲道理,那我也给你讲讲:“你跟周小姐签了合约,定案的事情你居然反悔,现在是你在犯法。”

亨特摇头:“不对不对,我付给了他们违约金,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

周静不爽,因为那张合同本来就是霸王条款,整合合作计划是项目一千五百万,而违约金只有五十万左右。谁会想到做事那么地道的外国佬会毁约呢?周静当时只想着把合作进行下去,没想到对方立刻反悔。

“你告诉我,你和哪家公司签约的?”周静问。

“抱歉,这我无可奉告。周小姐,你们公司从去年的秋季以来,盈利一直不是很好,呈现出下跌的趋势,这一点,你们的经理并没有和我说清,她说的都是你们公司好的一面,可实际上,你们正在走下坡路。如果说骗人,是你们骗了我在先,而且,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做出任何违法的行为。”

周静极力的解释着:“我已经和东胜集团签订了出货条款,货物是你们提供的。如果我失去了这个合约,那我就要赔偿东胜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违约金,就是一千七百万。”

“那是你考虑的问题,不是我的。周小姐,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走了。”

亨特就这么走了,他的确做的滴水不漏。我猜,这可能与东胜集团有关系,明摆着的事,东胜和亨特一起玩诈骗,他们私下里分红,倒霉的是周静。

“你叫亨特对吧,你这样做也太不地道了,如果东胜集团不把钱给你,你岂不是得不偿失了?而且是有合伙诈骗的嫌疑。”

“可你没有证据。”亨特发现自己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勉强作笑:“对不起,我还要赶飞机,失陪了。”

“慢着!”

我起身,从口呆里掏出一直钢笔:“我们刚才的谈话,都被录音了,我可以邮寄到你公司总部去,交给你的老板,让他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旦你的事情被曝光,将没有任何公司敢再聘用你。”

他开始发愣,眉头紧皱,眯着眼睛:“你这么做是……”

“是犯法的?可我拿到证据了,你能把老子怎么样?想不想要自己的前途了?你自己考虑。”

“周小姐,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去,自己混蛋诈骗,还有一肚子道理。

“怎么样?亨特先生。”我按着他肩膀重新坐下:“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谈谈合约的事情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9章 无赖对无赖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