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搞欺骗

迷途情遇俏房客

2021-04-09 06:08:56

超级大坦克科比

资讯 | 连载中

舒服的环境,带来了舒服的心情,即便没有能一起喝醉的人,我也有了醉的感觉。对这崭新的生活,好像也有了更多的体会:我就比以前在上海时要闲很多,不怕喝醉了会影响到第二天的工作状态;我也不必住在19楼的小房间里,对着窗外林立的高楼,感到无比压抑。

这里,让我看到了一个释放后的自己。于是,心里更加期待早点将客栈做起来。我想在未来养一条阿拉斯加,一起迎接从四面八方过来的客人。我还要在院子里搭建一个可以看见洱海的小阳台,每天不忙的时候,都会坐在上面喝喝茶,看看平台外的风景。这些,是我能代替汪蕾唯一能做的事。

朦胧的醉意中,我不经意看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叶芷,她坐的很端正,这让她的秀发在风中显得更飘逸,可是却没有那么一丝风能吹开她的内心。所以这个夜晚,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聊起自己。

最后,还是善于沟通的杨思思打破了沉默,她向叶芷问道:“现在时间还早,吃完饭,要不要找点娱乐项目玩玩?”

叶芷回道:“可以啊。”

“你有没有特别拿手的项目?”

给我们送菜的李姐插了一嘴:“叶芷最厉害的肯定是打麻将啦。待会吃完饭,在我这里拼个桌子,不过你们要做好输钱的准备哟。她真的很会算啦,谁打过什么牌都记得住!”

我和杨思思同时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我不知道杨思思怎么想的。我忽然觉得她变得立体了起来,因为她的性格基因里,也会有有趣的一面,虽然我还是无法想象出一直端庄的她,打麻将时是什么样子。

吃完饭,李姐和诚哥收拾桌子,我们则坐在一起闲聊了几句。聊天中,我也得知,叶芷来大理是为了做投资的,她大概会在这边待上小半年,之后还会回到上海。

想想,这也是她和我们的区别了,她并没有将大理当做是人生旅程中的必经之地,她要的只是最直接的收获。如此看来,有钱人对生命的追求也不是千篇一律的。从这点来说,我更喜欢杨思思那些不切实际的追求。可是,叶芷却活得更加真实,更加能够惊醒我这个已经沉睡了很久的人。

是的,一个比我优秀的多的人都在努力奋斗,那我又有什么理由继续消沉下去?

……

诚哥为我们准备了一张麻将桌,李姐则加入了我们的队伍,规则简单,推倒胡。果然,叶芷真的很会玩牌,开始一直在赢。想当年我在上海堕落的时候,也是麻坛一霸,很快找到状态,连胡了几把。弄得杨思思和李姐一直在哀叹,不该和我这个四川人打麻将。

麻将这东西,四川人本身就要更加迷恋,何况我还有一个靠开麻将馆的二大爷,这可是从小养成的!不过,经验这东西也不是无敌的,在叶芷的记忆力天赋面前,我也没有占到明显的上风。当然,因为这个共同的爱好,稍稍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估摸着玩了两圈牌,我摆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瞥了一眼,又是老黄打来的。我对三人做了一个稍等的手势,便拿着电话下了楼。杨思思倒是没有起疑心,只是催我快一点,别浪费她翻本的时间。

接通了电话,他还是一副急不可耐的语气,问道:“米高,我让你办的事情,你放在心上没?”

我带着怨气回道:“你都把我爸搬出来了,我敢不放在心上吗?”

“怎么说?”

“我这一天什么事情都没干,尽盯着你这准儿媳妇了。”稍稍停了停,我又说道:“黄总,你这么逼我,我真恨不能在她的身上装个定位,24小时把她的生活监控起来,吃了什么,和什么人接触过,穿了什么颜色衣服,几点睡觉,几点上厕所,统统汇报给你。可是,你不觉得这么干,真的很下流吗?”

老黄尴尬的笑了笑,回道:“知道这事儿挺为难你的。我呢,也担心夜长梦多,和思思爸妈一合计,准备提前到大理,把她给劝到国外去。你确定能联系上她?”

“确定,接你电话之前,我们就坐在一张桌子上打麻将。”

老黄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气,说道:”我们现在就订明天一早飞大理的机票,中午前赶到大理。“

我愣了一下,回道:“行吧。那明天怎么碰头?”

老黄想了想,说道:”我下了飞机,就在这边的饭店订一桌菜,你到时候想点办法把她带过去。“

“是骗过去吧!”

老黄略有不满的回道:“你还愤愤不平上了!我们也是为她好嘛,她一小姑娘,家庭条件又好,不趁着年轻去国外提高自己,跑到大理跟一帮没志向的烂木头混日子,能有什么出息?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嘛!”

“你是怕她这么干,以后配不上你儿子?”

老黄被我的话给噎住了,半天才说道:“米高,我也劝你一句,现在但凡有志向的年轻人,哪个不是往北上广跑。你们窝在大理这种地方,除了玩物丧志,对自己的人生是一点帮助也没有。”

这次,我没有反驳,只是想起了刚刚在客栈相识的两个哥们儿,铁男和马指导。一个浪荡,一个颓废,似乎一点也看不到积极向上的精神。这让我有些疑惑,他们到底是腐烂了,还是已经超出了琐碎生活,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或者,大理的土壤和生活氛围,就容易滋生出这种不把生活当回事儿的人?

我的沉默中,老黄又说道:“我也不让你白帮忙,之前和你提到的事,我一直放在心上,你要是愿意的话,就收拾收拾跟我回上海。产品经理的位置我帮你留着,至于这路怎么选,你自己权衡。”

这次,重重吁出一口气的人是我,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回道:”这种搞欺骗的事情摊在我身上,我是觉得挺不好受的。你真不用谈什么回报,我也希望能帮到这个小姑娘,有了回报,性质就变得特低俗。我只请你帮一个忙,我爸要是再和你联系,帮我兜着点,就说……我在上海过得挺好的,工作也顺利!”

……

结束了通话,我又回到了牌桌上,心里却有点堵,无法用正眼去注视还一无所知的杨思思。我明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耍她玩。可是,她却好像有那么一个刹那用真心对过我,我的口袋里,还揣着她傍晚时送我的那只用来解闷的木偶。

我没有再坐下,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身上,我回道:“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咱今天就散了吧。”

杨思思很不乐意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这才玩了两圈牌,你就要走。要走也行,刚刚赢的钱还给我。”

“玩的又不大,也就几十块钱。”

“让你还给我,是提醒你以后要做个有牌品的人。你说咱天南地北的凑到一起,玩一桌麻将容易嘛?就你最喜欢糟蹋缘分!”

我有点无语的看着她,心中却溢出一些愧疚的情绪,以至于不知道该在这个时候说点儿什么,来让气氛显得不那么微妙。可是我的沉默,却点燃了杨思思的情绪,她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将我放在牌桌上的赌资统统塞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然后气势汹汹的看着我。

我只能报以尴尬的笑容来回应。这次站出来解围的人是叶芷,她看了看时间,对我和杨思思说道:“是挺晚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改天咱们再约。“

杨思思缓和了面色,她主动拿起了手提包,然后向诚哥和李姐告辞,叶芷也将饭钱结算给了李姐。

……

离开私房菜,我们三人站在一盏不算亮的路灯下,叶芷拿出了车钥匙,她的大G就停在附近。她看着我,好似有那么一刹那的犹豫,可是却没有开口,最后只是和杨思思说了几句,便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我这才想起,这个夜晚,我们相处的时间不短,作为男人,却忘记主动和她要个联系方式,以展现风度。当我打算这么干的时候,她却已经开着车子沿着洱海边的公路,驶向了不知道位于何处的目的地。

失神了片刻,我点上烟,不慌不忙的对一旁和谁发着信息的杨思思说道:“刚刚打牌的钱还给我。”

“想得美,抢过来就是我的。”

我佯装看着从我们身边走过的一只土狗,杨思思也下意识随我看去,而就在她分神的那一刹那,我麻利的从她手中抢过了手提包,然后将里面的钱,掏的是一分不剩。

杨思思气疯了,一边用脚踢着我,一边骂道:“你要脸吗?你能要点儿脸吗?”

“特别不要脸。”

我说着将抢过来的钱高高举了起来,杨思思张牙舞爪的追了过来,一个不经意间的碰触,烟灰便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在路灯下像下了一场灰色的雪。

就像我此刻的内心,也是灰色的,因为在和她打闹的同时,我也在算计着,明天中午,到底要怎么把她骗到老黄订的餐厅里去?

过了明天之后,大理也许再也不会有杨思思这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2章 搞欺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