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最被动的人

迷途情遇俏房客

2021-04-09 06:09:15

超级大坦克科比

资讯 | 连载中

过了片刻,老黄接通了我的电话,他很恼火的对我说道:“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亏我这么信任你,你竟然能做出这么混账的事情。我真是瞎了眼,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现你原来是这么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黄总,我本来下午的时候就想打电话和你解释这个事情了,就是因为怕你不冷静,听不进去,所以才拖到现在……可还是感觉你不太冷静。”

老黄打断了我,继续骂道:“你个畜生东西,你让我怎么冷静?……思思她才多大啊,就这么被你给糟蹋了,以后就算是嫁给小豹,我心里这个坎儿也过不去!“

“你能有什么坎儿啊?……我压根就没有和她上过床,这些她都是胡编乱造的,为的就是让你们绝望,然后断了你们让她出国留学的念头。”

“那么没皮没脸的照片都拍了,你还敢跟我说是胡编乱造的?!“

我一阵无语,但最后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她给你看的照片真的都是假象,那就是我和她帮一个朋友拍的商业宣传照,我这边能找到人证明。中午的时候,她看你们都不冷静,才拿着这些照片借题发挥的……您老好好琢磨琢磨,要是我真和她干了那个事情,我哪里还敢跟她跑到酒店去见你们?……正常逻辑,我早就带着她私奔了。更何况,你觉得她真能看得上我这样的男人?首先我就没你们家小豹帅,学历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要说家庭背景,那就更没法比了……所以怎么看,都是你们家小豹和她更般配,我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老黄这才放缓了语气回道:“你跟我们家小豹有什么好比的,他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对嘛……就算你不相信我,也要对小豹有信心。你说杨思思那么鬼的一个丫头,她能分不出来谁好谁坏?”

老黄不语,估计心里还在犯嘀咕,我又主动说道:”黄总,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发个誓,要是我真在路上碰了杨思思,就让我这辈子断子绝孙。“

见我把誓发的这么狠,老黄这才收起了怀疑。下一刻,便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说话的语气都带了几分笑意:“我就说嘛,我这些年还没有看走眼过的人,你这小伙子本质上就不坏,所以我才放心让你跟她一起来大理。”

“您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哪能恩将仇报嘛。“

我顺势一个马屁拍了过去,老黄很享受,也彻底打消了疑虑,对我说道:“我现在赶紧给老杨(杨思思她爸)打个电话,他这都火大半天了,要不是有我跟在后面劝着,差点就把自己的律师找过来起诉你了。”

我吓的一哆嗦,回道:“起诉不着吧……就算这事儿是真的,杨思思也说了是你情我愿的,法律它不能这么多管闲事吧?“

“你还是一点混社会的觉悟都没有。“

老黄说完便匆匆忙忙的挂掉了电话,我却在心里将他的话琢磨了好几遍,等琢磨明白的时候,还真是觉得自己缺了一点混社会的火候。

……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老黄又给我打来了电话,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腾。我磕磕碰碰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用冷水冲了一把脸后,才接通。

我打着哈欠问道:“黄总,您还有事儿吗?”

“我刚刚光顾着高兴,也忘了问你,思思她去哪儿了。“

我带着诧异,回道:“我不知道啊,我们从酒店出来后就各走各的了。”

“你看你看,又不跟我说实话……”

“我犯得着骗你嘛!……你是不知道那丫头的脾气有多刚烈,她怨我把她带过去找你们,这刚出了酒店的门,就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这不会儿指不定躲在哪儿诅咒我呢,又怎么会告诉我她去哪儿了。”

“那你帮忙找找……我们想再找她谈谈。”

“黄总,你是不是讹上我了?我跟她都闹掰了,我到哪儿去找她。”

“你要是找不着她,我们不是更找不着嘛……再说了,要不是你刚刚给我打电话解释清楚了,我们也就随她自甘堕落了,就是因为你又给了我们希望,我们才觉得还能再找她谈谈……你就好人做到底吧!”

我用手重重往额头上一拍,半晌才回道:“我怎么就净干这些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呢?都他妈快窝囊死我了!”

老黄安抚道:“米高,你就再辛苦一下,你的人情我肯定记在心上。“

“求您甭记了,您这儿一惦记,我准倒霉……黄总,我真不能跟您说了,今天晚上酒喝大了,这会儿难受的不行,我得赶紧找个地方吐出来……”说完,我不等老黄回应,便赶忙挂掉了电话。

可不想,还没坐稳,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我烦躁的不行,可是当拿起电话的一刹那,竟然发现是我爸打来的……

我的心猛然收紧,随即便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因为他有早睡的习惯,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他绝对不会选在这个时间点给我打电话的。

我一咬牙接通了电话,然后忐忑不安的问道:“爸,怎么这么晚还给我打电话?”

“早前打你电话一直占线。”

“哦,刚刚一直在和领导聊天,你有什么事儿吗?“

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之后,回道:“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想这个星期六去上海看你,顺便也跟陆佳的父母见个面。你说,你们都谈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没有提出要见个面,挺不懂规矩的,这事儿总不能让人女方的家长主动跟我们提,所以见面这个事情,你到那天也给我们安排一下。”

我顿时便急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嘛,陆佳她已经出国了,你们现在来上海,也见不着她人,那跟她爸妈见面又有什么意思呢?……反正我是觉得这事儿挺尴尬的!“

“就是因为她出国了,我们才更要跟她的父母见个面……我们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家里的土特产给他们带了些,不嫌寒酸吧?”

我一阵沉默,半晌才鼓起勇气回道:“寒酸不是在于你们给他们带了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个事情做的挺跌份的,弄得跟巴结似的。”

我原以为他会对我发火,却不想他带着一点愧疚,说道:”巴结一点也是应该的。人家陆佳是上海姑娘,家庭条件也不错,你一个从县城里面走出来的小伙子,怎么说都是高攀了人家……“

我有点窒息,以至于说不出话来……

这时,我妈又将电话接了过去,说道:“我们知道你自尊心强,可是在上海过日子更不容易,你能跟陆佳这个上海姑娘好上了,是你的福气,所以你得哄着点儿,捧着点儿……你要是觉得这事儿为难了,那就放着让我跟你爸去做,只要你们能安安稳稳的把日子过好,就算是现在让我们闭眼,我们也都放心了!”

我心如刀绞,回道:”妈,能不能别这么说,日子过得好不好取决于我和陆佳,跟你们压根就没什么关系……你们先别来,我最近要到云南出差,等我回上海了,咱们再说双方父母见面的事情。“

“怎么赶上这个时候出差了,我记得你以前不怎么出差的嘛!”

“我这不是升职了嘛,现在是公司的产品经理,这次来云南就是代表公司跟这边的公司谈合作的。”

我妈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然后便听见了她抽泣的声音,她叹道:“等了这么多年,你是终于升职了!“

撒谎是一件会让人感到很痛苦的事情,可是走到这一步,我只能将谎越撒越大,于是笑了笑回道:”我也在上海混了这么多年了,总要抓住一次机会的……妈,你跟我爸放心,我这边工资也涨到一万多了,加上各种奖金补助,一年也有个20万的收入,等我和陆佳再攒攒,就能在上海首付套房子,到时候你们再来,我这边不也显得有底气嘛!你说,要是现在见面,人家和你要房子,你怎么跟人家开口?“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再开口说话时,语气明显轻松了很多:“成吧,你以工作为重,等到要买房的时候,我和你爸也想想办法,多少给你点儿,我们这辈子对你没什么大的贡献,这心里也不好受!”

“你看你,干嘛又说这些话,我的生活是我自己的,你们能供到我大学毕业,就已经是尽了最大的责任了。”说到这里,我强颜笑了笑,又说道:“妈,好不容易打一次电话,咱能不能别聊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你跟我爸在家把身体照顾好,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我们晓得。”

“那你挂电话之前笑一笑嘛,让我也放心,要不然晚上该失眠了。”

电话那头终于传来笑了笑的声音,而我在叮嘱他们一定要注意身体之后,也终于结束了这个让我感到痛苦的通话。

我失了神,许久之后才将自己的钱包拿了出来,上面陆佳的照片我还没有取掉,我盯着她的样子看了很久,然后又想起了那些总是会说甜言蜜语的时光。我的鼻子一阵阵发酸……

如果她知道我现在的困境和绝望,她还会这么无情的抛弃我吗?

这个问题真是越想越痛,因为它会丢掉做梦的感觉,让我活在血淋淋的现实中。我深知,陆佳在决定走的那一个瞬间,她就已经知道带给我的会是什么了,可是她依然选择了毅然决然的离开。

……

这么痛苦了一会儿之后,我又猛然惊醒,我想起,我的谎言少不了老黄来帮我圆上,那么我跟他还得有一次交易。而这就是一个谎言所带来的连环后果,但我却不愿意承认这是一种自作自受,因为现在的一切都不是我愿意发生的,我已经成为了整个局面里最被动的一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2章 最被动的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