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刘家的结局

圣道

2021-05-04 22:44:29

紫气東来

资讯 | 连载中

自此这一夜刘家的三口人就在也没有消停过。

不是有人入梦,就是有鬼出现,最让刘家的人受不了的,就是经常成群的出现一些小动物,例如蟑螂、或者老鼠之类的,偶尔还会出现成群的蛇。

刘家的人发现这些,惊恐的叫着,当其他人出现的时候,又什么队没有发现,甚至医护人员,以为这一家人精神都因为刘玄的车祸,而变的不好了。

其实,这就是欧阳明利用一些鬼魂入梦,外加一些简单的幻阵。

刘家三口人,他们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此时不管是刘玄的母亲,还是刘玄,精神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就算刘玄的父亲,生平也算见过了不少场面,可时间这么短发生的事情又是接二连三,刘玄的父亲也有些受不了了。

第二天清晨,一家人度过了一夜惊恐,精神上异常疲惫。

刘玄的父亲知道,他或者是他家人,得罪了一些不该得罪的人。

把所有的可能排除了以后,刘玄突然嘀咕了一句:“莫非是萧家?”

“怎么回事?”刘玄的父亲听到自己儿子在那嘀咕了一句,一脸不善的问道。

这时候,在刘玄的父亲眼里,哪怕有一丝线索,也不想放弃。

刘玄看着自己父亲的表情,不知道是这一夜吓的,还是父亲一直以来就这么严肃,不管平时什么样,现在的刘玄面对自己的父亲是真的怕了。

别说刘玄,即使刘玄的母亲这个时候看见自己的丈夫,都有些不舒服。

现在刘玄父亲哪像是企业老板的样子:头发蓬松着,两眼熬了一夜也是通红,满嘴的胡茬,一身西服也都是褶皱,这一身与平时的企业老板的形象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刘玄从记事开始就没看见过自己的父亲有过这个形象。

听着自己的父亲问话,刘玄马上把离婚的经过说了一遍。

对于萧家,刘家还是很熟悉的,但是突然冒出来的萧别离,刘家的人也都是一脸茫然。

最后,还是刘玄的父亲说道:“你马上给萧宛娟打电话,看看是不是他家所为,要真是她家干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她和她的家人。”

刘玄的心中很是担忧,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父亲恐怕奈何不了萧家,准确的说是奈何不了萧别离。

可自己父亲的话,又不能不听。

未知的敌人是最可怕的,刚刚一家人还是惶恐不安,现在刚刚有了方向,刘玄的夫妻立刻就拿出了企业董事长的气势了。

可是他没想到,一个能折腾他一夜没好日子过的人,能是那么简单的吗?

刘玄马上拿出了电话打给了萧宛娟,电话一接通,萧别离的声音传了出来:“你找哪位?”

其实萧宛娟的电话上还是存着刘玄的电话号的,但是萧别离为了表示,两人的关系已经结束,故意装着不知道。

刘玄一听接电话是个男人,根本就没分清是谁,马上大怒,估计换一个男人,头一天离婚,第二天给自己的前妻打电话听到是一个陌生人接,也会火冒三丈,这都属于正常现象。

“我是刘玄,你是哪个小白脸?”刘玄根本就忘记了打电话的目的,一脸怒气的说道。

他以为是萧宛娟有了别的男人,才和自己离婚的,说完就反应了过来,这个声音自己听过,就是萧别离。

萧别离这时候才装作听出来是谁的电话了,平静的说道:“哦……”拉了一个很长的长声,才继续语气轻松的调侃的接着说道:“原来是前姐夫啊,有什么事吗?我姐在给家人做饭呢?您有何指教?”

听完萧别离的“指教”两个字,刘玄才想起来为什么打这个电话。

“是不是你搞的鬼?”刘玄怒喝道。

“什么我搞的鬼,我很少和鬼打交道,但是什么蛇虫鼠蚁,我还是经常玩的,毕竟可以当宠物养嘛,怎么你也有兴趣,要不我们一起玩玩?”萧别离接着用调侃的语气说道。

在旁边一直听着电话的刘玄父亲,马上就知道,这件事一定和萧别离有关,虽然萧别离紧紧是说“我很少和鬼打交道”但是这句话说了“很少”,在这个时候说很少,那就说明萧别离一定和这件事有关,要不然谁会说和鬼有关系。如果是以前,刘玄的父亲肯定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可昨天发生的事,让他们不得不信。

刘玄的父亲抢过儿子的电话怒喝着说道:“你这么做是违法行为,当心我们报警抓你。”

萧别离语气轻松,感觉有些好笑一脸玩味的语气说道:“你抓我?你因为什么抓我?我做了什么违法的事你要抓我啊?你要拿出证据来啊,小心我告你诬陷哦,诬陷也是罪哦。”

刘玄父亲一时气结,说起来这样的事怎么可能有证据呢?拿不出证据谁会相信,难道和警察说“他们遇到鬼了”,恐怕警察的第一反应是让自己去精神病院看看。但昨天晚上的事,他真不想在经历了。

有句话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刘玄的父亲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只能等事情过了以后,拿时候萧家的人还不是任意自己揉捏。他认为自己有一百种玩死萧家人的办法,而且别人还拿他没办法,但是现在不行。

因为昨天晚上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你放过我们一家吧,至少昨天以前我们还算是亲戚,只要你愿意饶了我们,我可以让我的儿子和小萧马上复婚,我知道小萧还是很爱我家刘玄的。”刘玄的父亲很低气的说道。

“刘董事长这是哪的话,我姐已经离婚了,又怎么可能轻易复婚呢,再说你家真要是把我家当做亲戚,又怎么会那么对待我大伯呢,所以很多事情都不可能了。”萧别离没有恼怒刘家打自己大伯的事,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可越是这样刘家的人心理越是没有底。

刘玄的父亲从来没想过萧家的人会是这种态度,虽然自己的儿子说了这个萧别离和别人不一样,但是他一直信奉“民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这句话,可是现在,这句话好像在萧家根本就不管用了。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萧家现在的实力,如果知道了,才会明白谁是他口中的“富”谁是“民”了。

先是萧家的人领着一家大小来到市里逼婚,随后萧家的人又来大闹,一直到现在萧家的萧别离一点面子都不给。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什么错误,只想是对方的不对,对方就应该怕自己、让自己,一旦有人不给他面子,他会感觉这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因为在他的眼里,萧家的人必须是要以自己为中心的,即使在某些时候,站了上风,最后也会以自己的胜利为结局。

“不要以为我怕你,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你不让我家好过,我也不让你家消停。”刘玄的父亲毫无顾忌的冲着电话吼道。

萧别离还是那种风轻云淡的语气说道:“就凭你还想和我萧家鱼死网破,你也配吗?你等着吧,我相信好戏在后面呢。”

说着萧别离先挂断了电话。

刘玄的父亲听着电话中的忙音浑身气的发抖,一甩手把电话摔了。

拿出自己的电话刚要打,从门外进来几个人,看见刘玄的父母严肃的说道:“你是刘政吧,我们是税务局和公安局以及检察院的,根据接到的举报,你偷税漏税极其严重,我们现在依法将你逮捕。”

看着进来的几个人,说着的话,刘政其实已经明白了,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一但到了这个地步那就不用说了,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妻儿,叹了口气,瞬间好像老了十岁。

刘政跟着来人走了,很快又带走了刘政的妻子同样进行审查。

最后,刘政因为偷税漏税、涉黑,被判了刑,刘政的妻子也就是刘玄的母亲,也因为参与其中,被依法办理。

刘玄也被公安机关带走,平时仗着自己父亲的势力,也犯了不少事,最后判定伤害罪,同样被判了刑。

值得一提的事:即使进了监狱,也会经常有鬼来索命,牢房里别人没事,但他们一家总是说有鬼有蛇,狱警和其他的犯人都认为他们是受了刺激,得了精神病,也不在有人管他们。

没过多久刘家三口人在监狱中,因为被这些事反复被折磨,最后精神崩溃而自杀了。

这些都是后话。

从刘玄一家被带走,萧别离简单把这些事情告诉了萧家人,萧家的老人除了有些唏嘘叹气,其他人只感觉很解气,尤其是萧别离的大伯,这有萧宛娟的心理不知道在想什么。

送走了萧家人。

萧别离传话,让世界上所有他的人,除必要特殊不能来的人以外,其他的人都必须在年前来T市,他要见见这些人,看看自己在世俗世界到底拥有了什么样的势力和实力。

令萧别离没想到的事,他的这个举动,让世界所有上层的人物,目光都转向了他。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3章 刘家的结局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