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斗武厅(二)

废材仙尊

2021-05-05 06:02:55

小橘子大姐姐

资讯 | 完结

  万俟觞心想:“那佛修应该是以道号相称,黄大川显然不可能是那个佛修的名号,玄冥倒是极有可能,但是还是要谨慎一下,毕竟,现在两人手中只有这一枚灵石。”他问道:“那个佛修名号是什么?”那中年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将眼睛垂下,道:“玄冥。”万俟觞道:“那就玄冥。”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随即笔下一动,手上已经将桌上的灵石收进了袖中。

  萧菁见状有些好奇,但是现在明显不是询问的时机,待两人往那四号比斗场走去时,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凑到万俟觞身侧,小声问道:“大哥,那大叔袖子中装了这么多灵石,不沉吗?”万俟觞哈哈一笑,道:“小菁,那是‘袖里乾坤’,他可不是真把灵石藏在袖子里,这‘袖里乾坤’也是修士的一种储物手段,只是寻常修士不懂这‘袖里乾坤’的诀窍,不得学成罢了。可别小看了这大叔,他的修为可是已经到了筑基后期,体内积累也很是雄厚,不是我们能得罪的。”

  萧菁神色认真了些,点了点头,还是忍不住说道:“大哥能够看出那大叔的修为,那大哥的修为不是比那修士还要高上许多。”万俟觞一怔,显然没想到这点。修士之间修为高的自然很轻易便能看出低于自己的修士的修为,但是对于修为较自己较高的修士,却是不易看出。对于自己能够一眼便识破那中年男子的修为,万俟觞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是也不是很放在心上,随即不在意的说道:“你大哥我啊,现在修为尽失,自然不是那人的对手。我们还是看看那些修士的比斗,赢几个灵石,够交阵法的费用,就离开吧。”萧菁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转而将视线集中在台上的比斗中。

  台上的两个人正斗在关键处,那膀大腰圆的大汉的铁链将玄冥的佛珠串套住,双手各自握在铁链的两端,肌肉虬结的臂膀,甚是雄伟。玄冥单手握住佛珠的一端,脚下分立而站,竟能与那黄大川较个不相上下。

  忽然,玄冥手中的佛串如海浪一般抖动,那佛串之上仿佛带着一股浩瀚的力道,随着那波动的浪头冲撞到黄大川的铁链之上,黄大川握住铁链的双手上衣袖鼓起,竟似被那力道撑起来了一般。玄冥手上的去势不减,再一次抖动佛串,那佛串较之上一次的抖动更加剧烈,而黄大川握住铁链的双手都跟着颤抖不已,忽然,黄大川的衣袖处被风鼓荡到极致,倏然破碎开来。

  那片片碎裂的衣袖有如灰蝶般,在比斗台上上下翻飞,而黄大川的脸色也忽然变得难看起来,忽然,那黄大川的双手如同握不住铁链一般,手上一松,双腿向后退了两大步,嘴里哇地吐出一大口血出来。那黄大川手里紧紧的握着自己的铁链不松手,但是身体却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玄冥将佛珠挂在脖颈上,双手合十,对着黄大川的方向微一躬身,口中念道:“阿弥陀佛,施主安好?”黄大川费力站直身子,朝着玄冥的方向抱拳道:“我认输,多谢大师仁慈。”台上的罩子登时向两边分开,两人分别从台上射了下来,落在人群中,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而那斗台之上又上去了两人。

  万俟觞走到角落里,取了自己的赌资和赢利,因为那佛修是新手,虽然那佛修先前已经赢过几局,但是此次上场的黄大川却是这里的常客,大多修士对他的实力都很有些了解,自然更多的呀黄大川胜出,所以,赌玄冥赢的实属冷门了。这也让万俟觞小小的赚了一笔,用于传送阵的灵石已经足够了。

  万俟觞带着萧菁离开斗武厅,往一个客栈的方向走去,此时天已将黑,正是找一个客栈休息的时候,明日正好启程离开。

  刚一进客栈,万俟觞就看见坐在一个角落里的一个光头青年,那青年头上烙了九个疤,正背对着客栈门口大吃大喝,桌上摆着许多吃食。万俟觞和萧菁踏入店中,就有伙计迎上前来,询问是吃饭还是住店。万俟觞取出刚用一枚灵石兑换的碎银子,交给伙计,定了两间上房和一桌好酒好菜。

  万俟觞走到那青年和尚身旁的桌子上坐下,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和尚,那和尚大约二十二三岁的年纪,身上穿着一件灰布道袍,一双手修长如玉,眉目清秀,容貌俊美,耳垂处还有一颗明显的黑痣,更加显得风流不凡,只是配上头上的光秃秃,减少了几分风流,到多了几分佛家子弟的清修之气。只是,看着满桌的荤素相间的菜食,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相信,这是一个佛家出家弟子。

  许是万俟觞盯着那人看的时间过长,那青年忽然抬头直直地向着他的方向看过来,眼里是有星辰变幻一般,叫人忍不住沉醉其中,这人正是刚才斗武厅台上与人相斗的佛修玄冥。

  玄冥见是一个面貌俊朗的青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施主,何以一直盯着贫僧?”万俟觞起身坐到玄冥对面,也跟着笑道:“在下万俟觞,刚才斗武厅中一见,实难忘兄台的尊容,现下又在此处得以相会,岂不是一种缘分。”玄冥哈哈一笑,赞道:“施主说得有理,贫僧法号玄冥,见过万俟觞施主,这位女施主是……”玄冥转头看着跟着万俟觞坐过来的萧菁,询问地看向万俟觞。

  万俟觞微微一笑,说道:“这是义妹萧菁,”萧菁对着玄冥拱了拱手,问好。玄冥微微一笑,道:“两位若是不嫌弃,不如一起用些吃食?”万俟觞自是没有不可,三人同食一桌,伙计将万俟觞预定的一桌酒菜也一同并到了一起。

  万俟觞看着吃相斯文,下手却极快的玄冥,道:“玄冥兄,出家之人也可食荤腥吗?”玄冥笑着夹了一大块兽肉放进口中,大口咀嚼一番之后,才道:“修佛之人,自然是要遵守佛家律例的,只是,我辈修佛之人,向来是修心、修身而不修口,虽比不上正统佛家子弟,但是却也别有一番滋味。”万俟觞赞道:“玄冥兄果真是性情中人,来,小弟敬兄台一杯,”说着,端起一碗酒,举到半空中,玄冥笑着也拿起一碗酒,和万俟觞碰在一起,两人相视一笑,颇有几分相识恨晚之感。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八章 斗武厅(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