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金玉夜访

皇家女法医

2021-05-05 07:34:06

乔妹

资讯 | 连载中

苏小奕走后没多久,敲门声响起,苏葭儿还以为是苏小奕去了又折返,不等外边的人说话,她说道,“不是让你回去,怎么又返回来了?”

这时,门外答话,“苏小公子,我们是奉了十九王爷的命令将苏小公子你的东西搬过来。”

呃,原来不是苏小奕。

苏葭儿前去开门,几名士兵抬着箱子站在门外,那些箱子正是她的。

苏葭儿侧开身子,让士兵将箱子抬进里面。

关上门,苏葭儿打开箱子,从里面找出一本名为《胭脂制》的书,坐在案桌旁翻阅。

目光是落在书上了,但心思却不在书上。

她一直在想,祁景珞身上的究竟是何物?纵使她识人透彻,可仍旧找不到一丝关于祁景珞带的是何物的蛛丝马迹。

看来,祁景珞也是个聪明人。

夜深,雨终于停下。

为了想出祁景珞身上带的东西,苏葭儿正进入她的推理思维模式当中,忽然空气中传来的声音波动,打断了她的推理。

收起思维,苏葭儿循声望去,窗户外细微的声响还在继续。

苏葭儿起身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的瞬间,一道黑影窜了进来。

寒光掠过,一把匕首搭在苏葭儿的脖子上,“别动,否则要了你的命。”

刻意压低的女声显得有些粗糙,苏葭儿毫无畏惧,一副淡然的神情用两根手指捏住匕首移开,然后转过身看着来人,“若你是来要我命的,只怕你已经一命呜呼了。弄出声响不说,连匕首位置都没放准,哪个杀手会这么傻?”

苏葭儿眼前的女子正是在客栈内带着斗笠黑衣女子,不同的是,她此时斗笠沿垂下的黑纱收在斗笠上,约莫双十年华,娇媚如花的小脸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老成,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笑意,眼神之中饱含一丝毒辣的狠意。很明显,你若是没惹急她,便是长命百岁,若是惹急了她,只怕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正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飞贼千面观音柳金玉,不仅是偷东西在行,还善于用毒,武功更是不在话下。

“你就不怕杀手真来杀你?”对于苏葭儿的淡定,柳金玉无法直视。像她这般武林高手,压根都没有苏葭儿十分之一的淡定。

苏葭儿淡淡道,“杀手不会下手这么轻。”

“这倒也是。”柳金玉点点头。她和苏葭儿虽然算不上是朋友,也算不上是陌生人。当年她被西逻国风家的人暗算中了黄泉泪,九死一生时遇见了苏葭儿,是苏葭儿帮她解了黄泉泪,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所以,苏葭儿算是她的救命恩人。

也正因如此,今儿个她才会冒着违背江湖规矩的风险来找苏葭儿。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里也没什么珍宝给你偷,你要说什么就说。”苏葭儿心知肚明柳金玉不会吃饱了闲着来找她谈天说地,一定是有话要跟她说,还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话,否则怎么会不从正门走。

她敢断定,柳金玉要说的一定和祁景珞有关。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能读懂人心,真是太可怕了!”她很佩服苏葭儿,年纪轻轻就能如此看透人。而且苏葭儿身上透露出来那种神一般的淡然态度,就像是活了几百年尘埃落定,一切都归根于平定的感觉。

柳金玉依稀记得,苏葭儿救醒她时说的第一句话:我只是救人,不会带你去官府。当时她装傻问苏葭儿什么意思,苏葭儿回答她:鼎鼎大名飞贼千面观音柳金玉,官府万两悬赏。

当场她就觉得不可思议,没人知道她的长相,每次她都会易容出去,所以人家才送她外号千面观音,而看见她长相的人,估计已经到地府跟孟婆讨汤喝去了。

本来她是该杀了苏葭儿,跟以往一样。

可苏葭儿既然知道她是千面观音柳金玉,却还救了她,不将她送到官府。她柳金玉做不出杀了救命恩人这种事,更何况苏葭儿压根没有害她的心思。

于是,那时起,她就欠下了苏葭儿这个情。

不过今日,这个情总算是能还上了。

想到这里,柳金玉压低声音问苏葭儿,“你怎么会跟十四王爷走到一起去了?”

“我去办件案子。”苏葭儿不隐瞒,却也不直白道出是什么案子。

“赶紧离开,这客栈可要不安宁了。”柳金玉声音压的更低了。

“哦?何故?”

柳金玉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四周,才又说道,“你可知那十四王爷身上带的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苏葭儿问。

柳金玉凑到苏葭儿耳边,“宝藏,大晋国在关外的宝藏地图!据说那宝藏至少能买下十个国家的兵马!”

说完,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这可是拿着性命跟你说这事,从今往后,你救我一命的恩情算是抵消了。总之,你赶紧有多远走多远,客栈里那些个角色都不是好对付的。”

能买下十个国家兵马的宝藏!怪不得无煞国人会来抢夺,也怪不得武林人士也来凑热闹。

权势,财富,不死,不正是许多人想破脑袋都想要得到的吗?

按照柳金玉的话,祁景珞带的肯定不是什么藏宝图。兰陵几路人马找祁景珞,是因为认为祁景珞身上带的是传国玉玺,而无煞国人找祁景珞,是因为认为祁景珞身上带的是藏宝图,无煞国人穷,宝藏对他们来说很重要。而这些江湖人士是因为藏宝图,齐聚黑店。

想来,是有人发出了不同的消息。

祁景珞身上是不可能有传国玉玺的!因为传国玉玺就在她手中,当年那个男人亲手交给她的。

至于藏宝图,那便是有人想借他人之手除掉祁景珞而散布的谣言,皇家的争权夺位还是如此可怕。

“谢谢了。”苏葭儿语气虽淡淡的,却是真诚十足。因为她知道,对于柳金玉的处境来说,这确实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告诉她。柳金玉并非自己偷盗,而是为他人偷盗。那偷盗之人能控制柳金玉这样的武林高手,说明武功和手段非凡。照目前的情形看来,江湖上还未传开祁景珞身上有藏宝图,不然黑店这可就热闹了。

所以柳金玉告诉她这件事,倘若让控制她的人知道了,下场确实非同小可。

“不用谢,你我之间一笔勾销。”柳金玉说着,往窗子走去,“我要走了,不能呆太久。”

即使知道不能阻止柳金玉,苏葭儿还是问了柳金玉,“若那不是藏宝图,值得你用命去拼吗?”

柳金玉楞了一下,随即笑道,“这是我的任务。”

苏葭儿又问,“即便没了性命?”

“对。”

那笑饱含苦涩,那对字无尽苍凉。苏葭儿无奈摇头,为柳金玉感到惋惜,本该是大好年华的女子,却要时常用命去拼搏。

而柳金玉说了藏宝图的事,她反倒不去想祁景珞身上带的是何物了。也许什么都没有带,也许只是带了一些无足轻重的东西。

今夜,是猫抓老鼠,还是老鼠偷米得逞?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8章 金玉夜访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