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命案发生

皇家女法医

2021-05-05 07:34:07

乔妹

资讯 | 连载中

雨后不见繁星,一勾明月挂夜空,浮云缓缓飘过。

林中,一抹冷魁身影负手而立,清风吹起他华贵的衣袍下摆。

月光洒在他的脸上,冷冽的教人不寒而栗,深邃的眼底含着淡淡的杀机。

一阵寒风掠过,他身后站立一名黑衣男人,黑衣男人开口,“银狐来信,黑衣卫全数杀尽,已将一切推给山匪。”冷如冰窖的声音包含恭敬。

“好,让银狐回去京城准备一切事宜。”

见黑衣男人不动,他问,“还有事?”

“今儿个在林子里要杀苏葭儿的是天道宫风家那女人。”黑衣男人说道。

淡而不带半分情绪的声音,“我知道。”从他知道自己中的是黄泉泪那一刻,他便知道了。

黑衣男人问,“要让红潼去问天道宫宫主是何意?”

“不用,天道宫要杀一个人,不会选择这种手段。”

“主上是说风四娘擅作主张?”黑衣男人顿时明了。

“装作不知道便是。”天道宫那位,才是最可怕的对手。风四娘竟敢违背那位的意思,擅自来杀苏葭儿,只怕这其中大有文章。这盘局,谁手执棋子,谁当棋子,还未成定局。

而苏葭儿是这盘棋的最重要一颗棋子,下错,便是棋差一招,一败涂地。下对,便是……

黑衣男人又问,“十九王爷那边?”

“井水不犯河水。”

领会男人的意思,黑衣男人道,“属下告退。”

言罢,瞬间消失在了林子中,像是从未出现过似得。

男人抬头,月光柔和了他的冷冽,他看了一眼无星的天际,一手摩挲着玉扳指。

这天,要不太平了。

许久,他收起心思,往客栈走回去。

上楼时,守门的士兵恭敬道,“七王爷,你回来了。”

柳金玉走后,苏葭儿又回到案桌旁继续翻阅书。

这时,一阵冷风刮进来,苏葭儿抬头一看,窗子没有关上。

她放下手中书,走过去窗户旁,正伸手搭上窗子,无意间瞥见院落中的祁凤曦。

月光流泻的银白光芒落在他身上,他就像是画中的仙人,和周围的精致都融合在一起。

院落中山樱树花瓣被风吹落,池塘中的荷叶上都是晶莹发亮的露珠,他站在木桥上,背对着她,萤火虫飞舞在他周围,他伸出一只手去触碰那些萤火虫。

月胧云淡银光凝,老树粉樱落花馨。池中绿荷水莹露,小桥俊影画中仙。

苏葭儿忽然有一种冲动,她想下去院落中将他这如世外仙人的姿态尽收眼中,而她也是这么行动的。

来到院落中,她看见小桥上他的侧影,薄唇微微勾起,柔和而清逸的笑意,更增添了他的不凡气质。

眼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副画,让苏葭儿不忍心去打破这画的宁静祥和。

若说这一生,有谁惊.艳了她的时光,一个是阿修,一个是他。

她喜欢他身上那种和阿修一样的气质,不争不夺,无欲无求,与世无争。

似乎的是感到有人在注视他,祁凤曦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站在月色中的苏葭儿。

月光让给她看起来更加的清淡素净,那双眸中淡然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在看着他。

“你也被这里的精致吸引了?”祁凤曦问。

“不,我是被你吸引了。”

直白的话让祁凤曦脸上迅速闪过一丝红晕,他笑的更加温和,“这是在笑话我吗?”

“当然不是,你让我有冲动将你画下来。”苏葭儿实话实说。那一年,阿修也是这样站在小桥上,也有山樱,也有月光,也有池塘,还有好多好多的萤火虫。遗憾的是,她一直未将那天的场景画下来。

原来她是这个意思,祁凤曦脸上又闪过一丝红晕,他误会了她的意思,“夜深了,怎么还不歇着。”他问。

苏葭儿看了一眼天空,“我习惯性看书到自然睡着。”有时候就在案桌上趴着睡着了,基本上是雪娘过来给她披件雪貂斗篷,或者是小奕会将她抱到床上。

“这个习惯可不好。”祁凤曦看着眼前女子,她会为他解开一切吗?他忽然有一种感觉,不想她这般清静的女子卷入那些是非阴谋当中。

“没办法,都已经成了习惯了。”苏葭儿淡然道。从阿修离开后,她的每个夜晚几乎都是这样。

祁凤曦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温温笑着,那笑比天上月亮还要柔和上几分。

“你怎么还没休息?”苏葭儿问。

祁凤曦看了一眼房间的方向,仍旧是笑着,“老鼠太多,会吵。”

苏葭儿顿时领会祁凤曦的意思,她目光撇向远处,“祁景珞可好?”

“屠森和茹乐在。”

“哦。”

苏葭儿觉得自己也许真的是很不善于交际,因为接下来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可转念一想,她何时有过这种想要跟别人交际的心态?

呃,也许是祁凤曦给她的感觉跟阿修太像了。不像祁夙慕,只会让她心生厌恶。那张冷冽的俊脸迅速在脑海中闪过,苏葭儿不悦蹙眉又舒展开。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四周瞬间亮的跟白日似得。

苏葭儿才回过心思,便听见一声尖锐的惨叫,“啊!”

不好!出事了!

苏葭儿立即顺着叫声的方向跑去,祁凤曦好看的眉皱了皱,也跟上苏葭儿。

拐到后面的阁楼前,其中一间房房门大开,门口青布衣裙女子扶着门,一手捂着嘴巴,浑身在颤抖着,眼睛瞪得大大的。

空气中透着一股淡淡的异味,苏葭儿嗅了嗅,是血腥混合着化骨水的味道。

有人要毁尸灭迹!她第一反应。

等她冲进房中,床榻那头尸体已经被化骨水腐蚀的血肉模糊,化骨水还在继续腐蚀尸体,再这样下去尸体都会化为尸水了。苏葭儿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玉瓶,扒开瓶口迅速将小玉瓶里的黄色粉末倒到尸体上。

收起小玉瓶,苏葭儿眉头微蹙,希望这能阻止化骨水将尸体全部腐蚀了。

这时,祁凤曦也进来了,瞧见那血肉模糊、内脏流出的尸体,他下意识的用食指挡了挡鼻尖。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9章 命案发生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