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苏桃时被掳

美人劫:卿本红颜

2021-06-11 19:49:27

云兮

资讯 | 连载中

苏桃时从睡梦中突然惊醒,可眼前竟是一片陌生景象。

陌生的周围令苏桃时顿感恐惧,瞬即坐起身,动作有些剧烈,竟牵扯着太阳穴有些晕痛。

“你醒了?”季铎在清晨醒来后,精心收整了仪容,便往苏桃时所在的房间走来,恰好看到苏桃时正从床上坐起身。

“你……你是何人?”苏桃时戒心很强,定北王身着华服,器宇不凡,苏桃时知道他一定不是普通人。

“我?呵呵,”季铎顿了顿,“我是定北王,季铎。”

苏桃时闻言惊讶,莫非自己正在定北王府内?自己从未与皇室有过任何牵扯,为何此时竟在定北王府?

“姑娘,你且安心,不必害怕,我定北王府十分安全。”季铎见她仍一脸戒备,于是笑着出言安慰道。

苏桃时并未因季铎的话放松下来,尽管面前的季铎,温文尔雅,器宇不凡,但苏桃时对皇室从来没有任何兴趣。

“我为何置身于此?”苏桃时严肃的语气问道。

“这……”季铎微微抬头,故作无辜,“不瞒苏姑娘,我听闻姑娘大名后,甚感好奇,所以派人将姑娘接来了我王府,若有得罪,还望姑娘原谅。”

“呵呵,我想独自待一会儿,劳驾您出去好吗?”苏桃时顿时想起,自己本正想就寝,外头有些窸窸窣窣的动静便出门查探,记忆在开门的刹那便断了,她还需仔细想想,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然可以,苏姑娘,那我就先走了,晚些我再过来。”季铎一脸谦逊笑意,迈步离开。

走出房门,季铎心情美妙难以形容:“真是个有意思的姑娘。”

苏桃时环顾周围,周围摆设尽显豪华气派,苏桃时坐于桌旁,努力回想究竟发生了何事,可想到头疼,都想不出任何。

记忆中忽现温尽墨身影,苏桃时顿时有些愤怒:自己从不曾与朝廷皇室有任何牵连,近来也只是救过自称被追杀的温涂,想必自己置身于此,一定与温涂有关。

越想越气的苏桃时径自起身,往房门外走,开了门才看到,房门两侧,各站着两名看守,看来……自己轻易是无法离开此地了。

苏桃时怎么都不明白,定北王为何掳走她?

-

樱草睡醒后,伸了个懒腰,见姑娘仍未有动静,无奈地摇摇头,欲叫姑娘起来,想必是昨夜看医书,又看到了深夜,所以才睡了懒觉。

“姑娘!太阳都晒屁股……”樱草推门而入,话音还未说完,便发现屋内空无一人。

“咦,姑娘去哪了?”樱草环顾四周,灵芝仍摆在桌上,医书也放回了书架。

樱草顿感不妙,匆匆往外跑,心中仍怀着期待:姑娘或许是接了急诊,出去为人探病了。

来到刘妈家,刘妈仍虚弱地躺在床上,樱草不顾礼仪,推门而入,将刘妈吓了一跳。

“咦,这不是苏姑娘家的樱草吗?”刘妈平复着心口,疑惑问道。

“我家姑娘可有来过?”樱草没见到姑娘,心里又着急起来。

“不曾来过,但苏姑娘说,今日会带药过来。”刘妈疑惑答道。

樱草不再回应,匆匆跑离刘妈家,在街头寻着姑娘的身影。

-

距离率部转移还有三日,温良那边,交代的事情或许已经办妥了吧……

温尽墨思索着,若这事办妥了,由自己亲自与苏姑娘说较为合适,也显得自己对报恩一事很重视。

这几日较为清闲,驾马来回也只需一天,不会耽误转移的事情。想到这,温尽墨匆匆上马,欲到邬镇,与温良汇合。

温良好言好语问询赵大宝,赵大宝仍旧是那些答复,并称不知山匪于何处,心焦不已,但心焦并未摆上表情。

还有三日……温良努力思索,该如何办妥六年前的旧案,当地官衙都未能捉拿凶手,更说明了这事并不好办。

一肚子郁闷的温良,于街头散心,顺便吃午饭,温尽墨于正午,也赶到了邬镇。

温良在街头看到将军亲自来了,心中的焦虑更加浓郁。

未与将军打声招呼,便再次赶到赵大宝家。

“我最后一次问你,薛达如今于何处?”温良语气急不可耐。

“军爷,我是真不知道,若知道,早就告诉您了,”赵大宝一脸无奈,“当年的事情我记地很清楚,我们山大王抓住苏员外两口之后,并非杀他们,将他们困于山里不足两日,两人便被送出去了。”

“我问的是,薛达如今,人在何处。”温良心中,有了别的想法,对他来说,将军对他的看法,比打胜仗还重要。

“要不军爷,您去问问这附近别的人?当年一起做匪的兄弟们,有百来兄弟都在这远郊定居至今呢。”赵大宝为温良想着办法。

“……”温良拧眉盯了赵大宝一眼,“稍后,将军会亲自前来,我要你帮我个忙。”

“帮忙?”赵大宝意外。

“嗯,”温良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银两,约莫十来两,“我随身带的钱不多,你先拿着,稍后将军来问话,你照实说便是,只有一点:你要说,当年苏员外两口,已经被薛达亲手杀害,且薛达就也在这远郊。”

“啊?”赵大宝惊愕,“这……为何?”

“你照做便是,事成了,我再给你百两。”温良用钱财诱惑着赵大宝。

赵大宝掂量着手里的碎银,分量足,脸上顿时挂着讨好的嬉笑:“军爷放心,我记下了。”

“嗯。”温良交代完毕,匆匆离开。

回到闹事街头,温良四处寻找温尽墨,终于在路边一个面摊,看到将军正吃着午饭。

“将军!您来了!”温良大声打招呼。

“嗯,”温尽墨听出了温良的声音,“事情如何了?”

“回将军,已经查明了,”温良汇报道,“苏姑娘的父母于六年前被山匪亲手杀害,这伙山匪后来弃恶从善,在临水县的远郊定居,我查探过了,当年那伙山匪,有百余名都在远郊定居至今。”

“头目呢?”温尽墨问道。

“也在,但未免打草惊蛇,我并未去寻,但有人作证。”温良答道。

“做得好,”温尽墨简单夸赞道,“稍后带我去一趟。”

“好,”温良应,“将军打算如何做?”

“杀。”温尽墨简单作答。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0章 苏桃时被掳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

Table './bdfl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3.234.169','2021-06-16 15:17:45','','classid=14','0','35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