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苏桃时获救

美人劫:卿本红颜

2021-06-11 19:49:38

云兮

资讯 | 连载中

无宗听到温尽墨直呼自己名讳,并未停顿行动,迅速带队抓捕温尽墨。

温尽墨自知分心,立即重新聚回注意力,按计划行事,故意将抓捕他的人引至别处,并使对方与自己保持较近距离,无宗行动敏捷,很快便追至温尽墨身后,两人迅速宝剑出鞘、频频过招。

温尽墨在过招中明显感受到无宗冷血无情的态度,一心欲将自己置于死地,无奈,只得一番防守后,迅速拉开距离,到达事先踩点的位置后,爬上房顶,尔后迅速向定北王府跑去。

苏桃时在屋内奄奄一息,楚玉怜将她一番折磨后,刚离去不久。

四名看守在楚玉怜离去后,便将房门锁上。

温尽墨知道时间十分紧促,甚至只是在比谁跑的更快些。

无宗发觉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后,心中暗叫不妙,迅速将手下带着折回王府。

温尽墨本不想将无辜下人置于死地,无奈时间太紧,只得果断将苏桃时门外的四名看守就地解决,尔后一剑将门锁斩断。

“砰!”温尽墨一脚踹开房门,苏桃时还未来及反应,便被温尽墨扛上肩膀,迅速逃离。

“你……”苏桃时被温尽墨扛着,反应过来时,才发觉自己被扛着在屋顶上飞奔,“温涂?”

“苏姑娘,稍后再与你解释!”温尽墨快速朝某个方向飞奔,其间飞跨多个房顶。

早晚也是死……听天由命吧……苏桃时心中早已放弃生的希望。

温尽墨很快便将苏桃时扛着跑到远郊荒凉地带,苏桃时环顾四周荒凉景象,心中也升起凄凉之感,颠簸中,看到温尽墨跑去的方向前方,似乎有房屋的影子。

温尽墨匆匆跑进房屋内,然后将苏桃时放在简陋床榻上。

“苏姑娘,在下来迟,叫你受苦了。”温尽墨来不及平复气息,先开腔道歉。

“你……是来救我的?”苏桃时心里不敢相信。

“很抱歉,对你谎称了在下真实名讳,当初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才谎称温涂,”温尽墨早前已细细思索苏桃时对自己为何满怀愤怒,所以当下便向苏桃时解除误会,“那日晚宴我佯装不相识,是不想令季铎怀疑我的来意。”

“你……真的是来救我的?”苏桃时心中的质疑开始动摇。

“嗯,我是来救你的,那日在临水县告别后,为了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在下决议代你报丧父丧母之仇,以此谢恩,”温尽墨缓缓解释,“尽数手刃山匪之后,便折回临水县,想告知姑娘此事,竟意外得知姑娘失踪的消息,一番打探后,在下怀疑是定北王将你掳走了,所以来到京都查探,发现姑娘果然在定北王府。”

“原来……”苏桃时的质疑完全瓦解,甚至有些反应不及。

“苏姑娘,在下本应立即将你送回临水,可是在下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办,姑娘在此等我一日,我办完事后,便亲自送姑娘回临水。”温尽墨说罢便告辞欲离开。

“温涂!……温将军!请留步!”苏桃时已将方才温尽墨所说尽数消化,现在温尽墨对她来说,是她的恩人,“谢将军救命之恩,小女子虽无权过问,但还是担忧将军安危,不知将军要去办何事?”

“不必言谢,苏姑娘也是在下的恩人,”温尽墨稍事思索是否可以告知,但旋即便觉无妨:“在下暗中寻找苏姑娘时,无意间发现三年前静安公主的失踪或许与季铎有关,所以现在,在下要去皇宫向圣上禀告此事。”

“原来是这样……”苏桃时闻言,便理解了温尽墨身上所负的重担,自知不应再成为他的阻拦,便说道,“将军务必小心,定北王阴晴不定,实在难以捉摸。”

“苏姑娘有心了,回见。”温尽墨说罢便朝皇宫赶去,一刻也不愿耽误。

-

定北王府,无宗自知失职,跪于季铎门前请罪。

季铎一袭白色睡袍,坐定桌旁,面无表情地压制内心怒火,将手中茶盅慢慢放到嘴边,喝下茶水。

茶水入喉不消眨眼功夫,季铎便将茶盅愤而怒摔在地,径自走出房门。

“严防死守之下,竟被那瞎子如过无人之境般闯入,甚至还带走了本王的美人!”季铎指着无宗的鼻尖,愤怒骂道,“当年,你不过是跟随你那贱命爹娘被流放黄沙的死囚,本王看你武艺不凡,亲自从黄沙将你带回,给了你效忠于我的机会,你是这样报答本王的?”

“王爷,小人知罪,甘愿受罚,”无宗面不改色,尔后继续公事公办的态度对定北王汇报,“小人推测,王爷在暗查温尽墨,温尽墨也在暗查王爷,当年静安公主一事,温尽墨一定察觉出了端倪,小人妄言,王爷应即刻前往宫中,拦截温尽墨向圣上呈报此事。”

“……”季铎本怒火攻心,被无宗冷静言论一提醒,心中顿感不妙,但仍佯装淡定,“黄沙刑责,你应该记得。”

“小人记得,”无宗仍表情冷静,“失职之罪,杖责一百。”

“哼。”季铎冷哼一声,对下人挥手示意,尔后回房,面色顿时为东窗事发感到异常紧张。

无宗被下人押着趴于庭院,棍棒如雨点般,尽数落在无宗腰间,无宗强忍剧痛,一声不吭。

无宗年幼时,父亲因得罪高官招致飞来横祸,全家被流放黄沙荒岛,耕田开荒,做牛做马。

外人都知道黄沙本是死囚流放之地,但外人决不知道,黄沙也是秘密的死士训练基地。

被流放到黄沙的死囚皆拖妻带子,无宗本名叶乐安,跟随爹娘被流放至此时,年仅十岁,到黄沙后不久便无辜失踪,其父母日盼夜盼,但时间一长,也对寻回亲儿一事万念俱灰,不久便双双殒命。

叶乐安被阴毒武师尽无强收为徒并赐名无宗,施以残酷且九死一生的严苛训练,若不想尽办法存活,死亡便在下一刻来临。

亲眼目睹身旁同龄人接连因严苛训练惨死,又源源不绝新增陌生面孔,无宗的心早已麻木,他只想活着。

踩着无数枯骨,无宗艰难熬过每日的严苛训练以及酷刑折磨,十年时光,他一刻刻数着熬过。

直至定北王亲自来黄沙,为自己挑选卖命死士,无宗、无道被定北王选中,带回定北王府,为他效命。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9章 苏桃时获救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

Table './bdfl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3.219.62','2021-06-15 12:11:16','','classid=14','0','51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