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樱草桃时再相逢

美人劫:卿本红颜

2021-06-11 19:49:43

云兮

资讯 | 连载中

“定北王的手下之前暗中到了临水,查您与温将军的事情,五天前,定北王派去临水查探的手下又折回了临水,还带着自己的师兄,他的师兄被生生打断了腰椎,我亲耳听他们说的!他们如今就在苏宅,他们甚至还说定北王太过残暴决定背叛定北王,姑娘若是不信樱草,大可回去亲自问他们!”

“你说定北王的手下,如今在我苏宅,在养伤?”苏桃时细细追问。

“医者仁心,我一开始不知情,就收治了那名伤者,学着姑娘平日的用药法子终于保住了那人的性命,还好将军留了将士在苏宅看守,不然我一个小丫鬟,怎么应付的了。”樱草答道。

“……既如此,”苏桃时即刻有了计划,“樱草,既然那两人决议背叛定北王,若他们愿意与将军统一战线,那么这两人一定能帮温将军拿到证据,你要尽快将此事告知温将军,温将军会有办法的,还有,告诉将军,治疗骨伤,我有良药。话不多说,樱草回见。”

说罢,苏桃时狠下心甩开樱草的手,决然地跑向定北王府。

“姑娘!”樱草心惊,又气又急地赶忙追在后面,“姑娘!你快停下!”

苏桃时心中酸楚,只能将樱草的急切叫喊置之不理,毅然冲进了定北王府。

樱草看到苏桃时已闯入定北王府大门,眼眶发红,绝望地看着……

苏桃时被下人粗鲁押解着往里走,直到定北王府缓缓将本大开的大门关上,樱草才默默擦干眼泪,去办姑娘交代的事情。

高明陪伴着一路上时不时哭出声的樱草,沿着苏桃时指明的方向走去,直到夕阳西下,才隐约看见前头果然有间小屋。

樱草径直推门而入,而屋内空无一人,桌面上还摆着姑娘所说的一纸书信。默默将之打开,纸上不过寥寥数字:

[将军救我于水火,我很感激,大恩自然要报——苏桃时。]

温尽墨去了皇宫附近,敏锐发觉皇宫宫门外有异常现象,可断定为是定北王派来的人,在宫门外阻截他进宫。

面圣也愈加艰难,况且手中还未有有力铁证,就算面见了圣上,也无法证明些什么,反而白送到定北王手里,徒增风险。

无功而返的温尽墨回到远郊小屋,察觉到小屋似乎有人在里面,谨慎的温尽墨站于房门外,凭听觉判断着。

“不知将军何时回来……”樱草早已将这句话念叨了无数次,脚步在屋内来回踱着,尽显心中焦躁。

“樱草姑娘?”温尽墨自然记得樱草的声音。

“啊!将军!”高明见到将军,立即行军礼。

“将军你总算回来了!我都等你几个时辰了!”屋外,天色快要完全黑下来了。

“樱草姑娘不守着苏宅,来京都做什么?”温尽墨严肃地问道。

“将军,你可认识无宗、无道?这两人目前正在苏宅,”樱草向温尽墨说道,“无宗因为你救走了我家姑娘,被定北王生生打折了腰椎,无道为了救无宗决定背叛定北王,他带着无宗去了苏宅,我费了三天的功夫才保住了无宗的性命。”

“将军请放心,这两人我已令将士严密盯着了,若两人有不轨举动,将士可将两人就地正法。”高明补充道。

“嗯,”温尽墨听罢高明补充,心中稍稍放松了些,但转瞬便意识到苏桃时不在屋内,心头一紧,“苏姑娘呢?”

“我家姑娘……”樱草提及姑娘,又红了眼眶,“姑娘她已经进定北王府了,她留了口信,我念给你听,‘将军救我于水火,我很感激,大恩自然要报——苏桃时’。”

“……苏姑娘真是……”高明听罢,一脸无奈和怨气。

“我家姑娘还说,既然无道他们决议背叛定北王,若他们愿意与将军统一战线,那么这两人一定能帮温将军拿到证据,”樱草重复完苏桃时叫她转述的话,便追问道,“将军要拿什么证据?”

“……樱草姑娘抱歉,此事我不能透露,但可以说的是,证据是直指定北王犯下严重罪行的证据,”温尽墨先道歉,尔后继续说道,“苏姑娘的提议很有用,眼下只有两个办法了,要么再闯定北王府将苏姑娘从更加严防死守中救出来,然后东躲西藏躲避定北王的追杀度日,要么尽快找到定北王犯案的证据将定北王捉拿归案,别无他法了。”

“那我家姑娘……”

“樱草放心,苏姑娘聪颖,几日内或许会受些皮肉之苦,但不会有性命之忧,”温尽墨安抚着樱草,同时也安抚着自己,“高明,你在此保护樱草姑娘,我即刻回临水说服无宗无道与我一同寻证据,然后尽快回来。”

“是!将军!”高明领命。

“将军,苏姑娘还有一句话我没告诉你!”樱草忽然想起自己漏了一句。

“什么话?”温尽墨站定脚步。

“治疗骨伤,姑娘有良药。”

“……好,记下了。”温尽墨驾着高明骑来的马,往临水赶赴。

-

无宗经过两日的心里挣扎,仍无法逾越内心已经遵守了十五年的尽无门门规。

“兄长,该吃药了。”无道笑着端着刚煎好的药走到无宗身旁坐下,樱草离开前,帮无宗将腰椎断裂处以木夹固,方便其在旁人协助下可缓缓坐起身,也可使断骨之间缓慢自行愈合。

无宗躺在床上,闻言缓缓睁开眼睛,无道将药放下,协助无宗坐起来。

喝过药后,无宗又喝下了些冲淡口中草药苦味的温水。

“无道,虽然你是为了救我,但无论如何,你背叛了定北王。”无宗看着无道,面无表情。

“兄长……”无道以为无宗已经接受他的意见,此前说笑两人流淌着相同的血后,无道便不再称呼无宗为师兄,而是兄长,内心已将无宗视为亲哥哥,无宗的话不仅如冷水浇冷了他的感情,还如锋利的冰棱,刺中他的心。

“尽无门下无叛徒,只有尸体。”无宗对无道宣告门规。

无道恢复冰冷表情,严肃走到角落处,将樱草平日用来切水果的小刀拿在手里,尔后走回无宗面前。

“兄长,刀在此,无道,由你处置。”无道的心已死。

无宗伸手,默默将刀拿在手中,往日情景浮上脑海。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4章 樱草桃时再相逢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

Table './bdfl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3.219.62','2021-06-15 12:36:09','','classid=14','0','46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