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可怜的王妃

美人劫:卿本红颜

2021-06-11 19:49:48

云兮

资讯 | 连载中

季铎眸色越发冷冽,目光直直的盯着楚玉怜。

在他的目光中,楚玉怜头越来越低,脸色也越来越红。

“抬起头来!”季铎突然冷喝一声。

“啊?”楚玉怜惊得一抖,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眼神迷茫地看向季铎。

她眼角微红,那样子一如既往,又要哭了。

季铎也正是对楚玉怜动不动就哭的习惯弄得不耐烦。

“把你的眼泪收回去!”季铎毫不留情的命令道。

楚玉怜拼命的摇着头,拿手绢擦了擦眼睛。

等她擦完了,季铎又命令道:“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楚玉怜一个激灵挺直了背,颤颤巍巍的问:“王爷,你要问什么?”

终于到了正题上,季铎薄唇微启,眼里带着浓浓的探究,语气中是十足的逼问,一字一句道:“我问你,苏桃时的下落?她到底在哪里?”

季铎到底是个王爷,自然是有些气势的。

然而,楚玉怜也算是个奇人,哪怕她在季铎面前表现的再卑微,到底是大婚多年,多少已经习惯了季铎端腔拿调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季铎从来没有像这样专注的看过她。

一时间,楚玉怜脑海中思虑繁多,想的竟然是——来时的眉有没有画好?今天这身衣裳是她最喜欢的那套,王爷可喜欢?

楚玉怜神游天外,越想越远了。

季铎见眼前这个女人半天没反应,脸色青黑。

“砰”地一声,季铎一巴掌拍在案牍上:“本王问你话,你是回答还是不回答?莫非还要本王亲自把你这个王妃送进地牢盘查一番?”

地牢,是季铎建立在王府的私牢,牢里设立了许多当场法律禁止的私刑,被季铎送进去的人,通常是走了进去,横着出来,不死也得扒层皮。

“王……王爷,”楚玉被吼的的身体发抖,“我说的都是实话呀!别送我进地牢!千万不要!”

她依然咬紧牙,不肯说真相。

这个时候怎么能让季铎找到楚玉怜?明明就差几天了!

楚玉怜给苏桃时安排的美容养颜药是五日一疗程,经过药物的滋养,彼时,苏桃时的皮肤会达到最好的状态,那个时候,才适合将她的脸整张剥皮。

到时候,她就是最美的女人!季铎也会正眼看她!

不知不觉间,楚玉怜竟然当着季铎的面做起了白日梦。

看着眼前风度翩翩的季铎,楚玉怜回想着两人新婚之夜的场景……然而在那之后,季铎少有宠幸她。

季铎眉宇间是浓浓的不悦,脑海中念头一转,自己何必跟这个蠢女人计较?哄一哄这女人还能不说实话?

随即,他态度缓和了些,还端起桌上的莲子羹喝了一口。

楚玉怜一看季铎不接着问刚才的问题,而且还喝她准备的东西,顿时间眉开眼笑,两眼期许地看着季铎:“王爷,你可喜欢这莲子羹?”

季铎敷衍的点了点头:“味道还行。”

楚玉怜想到这几天在王爷府当中听到的传闻,忍不住多嘴:“王爷,听说无宗、无道都没有回来?”

这两个人都是季铎的心腹,毫不夸张的说,季铎跟无宗、无道相处的时间,比和她这个八抬大轿过门的娘子可要多多了。

在楚玉怜内心深处,她甚至有些嫉妒这两个家伙。

是的,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要疯了,竟然连两个男人都嫉妒?

如今得知这两家伙没回来,心里其实有些幸灾乐祸,甚至想着,那两家伙干脆别回来好了,以后由她来陪着季铎。

季铎被问到这个问题,心里不高兴的情绪更加浓郁,在他心中,楚玉怜这个下贱的女人是没资格跟自己讨论这些的。

“不关你的事。”季铎一句话就怼了回去。

“王爷,无宗、无道都是实力非凡之人,寻常人可奈何不了他们,莫非……他们生了异心?”

楚玉怜话刚说完,就看见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划了过去,紧接着是脸上一痛,某种黏腻的液体倾泄在她脸上,又缓缓滑落。

紧接着,地上传来“哗啦”一声,是瓷器碎裂的声音。

她低头一看,原来自己送来的莲子羹被季铎砸了。

楚玉怜脸上的表情渐渐僵硬,一时间不敢说话。

季铎脸色发寒,手指着门口:“滚出去!”

楚玉怜呆呆地看着他:“王爷,我也是好意提醒……”

“长舌妇,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再敢对我的人说三道四,信不信我休了你?”

此时,楚玉怜脑海中嗡嗡作响,原来,在季铎心中,苏桃时、无道、无宗都算“他的人”,而自己这个正室在他心里毫无分量。

“休了我?”

一个“休”字无疑是戳到了楚玉怜的痛处,她眼神微变,一改先前的懦弱闪躲,缓缓抬起头,跟季铎对视。

季铎还愣了愣,眉峰一挑,来了几分兴致。

这个女人会生气吗?生气时又会说什么?

楚玉怜终于开口,带着让季铎感到陌生的森冷和愤怒:“王爷,你可不能休我!”

季铎静静地看着她,等她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一刻,楚玉怜那双总是蕴含幽怨的眼睛迸发出愤怒与怨恨:“你要是休了我,你就永远见不到苏桃时了!”

转瞬间,季铎平静的眼中烧起怒火,他猛的站起身:“苏桃时果然在你那里!你把她怎么了?”

楚玉怜嗤笑一声:“锦衣玉食的供着呢,王爷以为我会怎样?”

“她最好没事!”季铎冷哼一声,“你快给我带路!”

楚玉怜轻摇着头:“我不会把她交给你!”

季铎神色一凛:“你这是要做什么?”

楚玉怜一步步往后退去,神色中带着几分季铎看不懂的癫狂,一边退还一边说:“她的脸就要是我的了,我的……”

季铎额头上爆出一条青筋:“你这个疯女人,给我站住!”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短短三天不见,原来那个胆小如鼠的女人,竟然变成这副德性。

快步走到门边,抓住楚玉怜的肩膀:“苏桃时的下落,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9章 可怜的王妃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

Table './bdfl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3.219.62','2021-06-15 11:09:50','','classid=14','0','5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