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因缘会(二)

幽后传奇

2021-10-14 21:47:37

墨鱼甲乙

资讯 | 完本

封玺之后的日子元宏便留在寝殿,与林禾日日相对,二人恩爱无间。

转眼就到了除夕夜。当夜皇帝需与皇后一同守岁,元宏便按以往惯例,留宿在了皇后寝宫。

邺城行宫为曹魏故宫,虽比不得洛阳宫,却亦是宫室林立,规模庞大。

夜宴已毕,林禾却毫无睡意,便由汪氏与吉祥相伴,漫步于宫城之中。

吉祥边走边道:“小娘子,方才宴席之上众人看您的眼神,连我这样愚笨的人,也看出来她们眼内的妒意。”

林禾淡淡一笑:“后宫人众,陛下却只有一个,如今陛下让我住在他寝殿,自然不会讨喜于人。”

吉祥道:“陛下让您以冯氏长女之身入宫,可皇后对您却没有半分亲近的意思,倒是那位李夫人,为人甚是和蔼。”

林禾紧了紧狐领:“后宫之内皆是陪伴了陛下经年的姊妹,便是稍有微词,亦在情理之中,往后我们谨言慎行,与众人相安无事便好。”

“祸从口出,小娘子说的对,我们都会注意的。”汪氏道。

三人边走边说,忽见远处有一瘦小的身影掠过。

吉祥举起手中灯笼,问道:“谁?”

那身影并未停下,反而跑了起来,吉祥喊道:“你若再跑,我便喊羽林卫了。”

那身影停了下来,弱弱道:“是我,子恪。”

三人疾步近前,一看果然是二皇子元恪,因为刚才宴席上见过,都彼此认得。

元恪向林禾作了个揖,却并不出声。

“子恪,外面冷,时候亦不早了,你怎得不回你母亲宫里?”林禾微笑道。

元恪抬头看了一眼三人,却又将头垂下,仍是不答话。

林禾见他如此,心中虽有疑惑,却因并不熟络,也不便多问。她去下颈上的狐领,递给元恪:“冬夜寒凉,你将此围上,免得受了寒气。”

言罢,便要带着汪氏与吉祥离开。

“您是我阿耶最喜欢的人吗?”元恪突然开口问道。

林禾止住了脚步,转身望着他。

元恪走近前:“宫里的人都这么讲。”见林禾仍是不语,他接着又问:“您能帮我求求阿耶,让阿耶去看看高嫔吗?”

他望着林禾,眼神中充满了期盼。林禾将他手中的狐领接过,替他围好,柔声道:“你阿耶是天子,勤于政务,现下他封了玺,也许过几日便会去看你们母子。”

元恪摇了摇头:“阿耶至邺城已经二十多日,却从未召见过我们。”

林禾心中暗自叹口气,依然柔声对元恪道:“这次一定会的。”摸了摸元恪的头,又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独自在此?”

元恪犹豫道:“您是皇后的阿姊,我不能说。”

林禾淡淡一笑:“你要是不愿讲,我亦不再问。天冷,快早些回去吧,免得高嫔惦记。”

不料元恪摇摇头,弱弱道:“我不能回去,回去了,高嫔便要受罚了。”

林禾一怔,疑道:“高嫔知道你在此?”

元恪点了点头,却不出声。

林禾与汪氏对视一眼,但见汪氏轻轻摇头,心知事关皇后,汪氏不愿自己参涉其中。她取过吉祥手中灯笼,将它放在一旁石条上,对元恪道:“此处僻静,有点光也好给你壮胆。要是羽林卫巡视,也能知道是二皇子在此。”

言罢,轻抚元恪脸颊,便与汪氏、吉祥一道离去。

回至寝宫,汪氏边替林禾更衣边道:“这子恪年纪虽小,却懂事的紧。”

林禾轻叹:“生在帝王家,便要早早经事,着实不易。”

吉祥接口道:“二皇子好像是代母受罚,这大年节的,也不知所为何事?”

汪氏将禾的衣裙递于吉祥,正色道:“不知道的事莫要乱猜,咱们小娘子初入后宫,切切要谨慎着。”

吉祥连连点头,急声应是。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回 因缘会(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