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万缕丝(二)

幽后传奇

2021-10-14 21:48:18

墨鱼甲乙

资讯 | 完本

众人急忙忙起身行礼,元宏示意众人起身,便大步行至主座。

听他这样讲话,元钰娇笑道:“皇兄每每见吾,总要调笑于吾。”元宏与元钰一母同胞,情份自与他人不同,平日里元宏对她亦是宠爱十分。说话间,元钰已端起酒杯,走到他面前:“皇兄册了昭仪,却未告知吾等,吾要罚皇兄一杯。”

元宏哈哈大笑:“如此,朕便满饮此杯!”言罢,接过酒杯便一饮而尽。

元钰向元宏屈膝行了礼,又走到林禾面前:“我鲜卑女子饮酒,原以海碗盛之,你既做了我大魏的昭仪,便当满饮此杯。”

元宏曾对林禾提起过这个胞妹,林禾知道她心性大马金刀,此刻见她有这样的举动,便微笑道:“妾虽不胜酒力,却不能拂了公主美意。”于是举杯将之饮下。

元钰目不转睛地盯着林禾:“这些年不见,昭仪愈发的明艳动人,亦难怪皇兄心心念念要接你回宫。”

林禾微微面热:“公主丽质天成,岂是吾等能及。”

元钰素来不受宫规束缚,英气洒脱,如男儿般豪爽。原本因为她神似先太后,此时又听她这话,便哈哈大笑,心内倒对她生了几分好感。

后宫众人皆知皇帝宠爱元钰,此刻见她与林禾颇为投缘,心中不免酸涩。

冯氏心内忿忿,却因圣驾在侧,只得强压心火:“公主今日回宫是为陛下贺岁,怎得独与昭仪饮酒。”

元钰并不答话,只伸手接过侍婢手中酒壶,将自己杯中斟满,才对冯氏道:“吾敬皇后,愿皇后千秋万岁,福乐永享。”

冯氏见元钰虽是敷衍,却又不得不敬自己这个皇后,不免气消大半,于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待冯氏饮罢,元铮便起了身:“元日降雪,是为大吉之兆,天佑我大魏,新年胜旧年!”

言罢,元铮嘴角藏笑望了一眼李氏,端起一杯酒,走到大殿中央。“殿外皑皑白雪,殿内衬以红梅,着实应景。这宫中一碗一箸,一花一木,瞧得出皆是用心陈设,便是这殿中所熏之香,亦是吾等姊妹出宫前最爱的犀桂香。”言语间,元铮边举酒杯,边道:“吾饮了此杯酒,代众姊妹谢皇兄厚爱。”

听她一番言语,元宏这才注意到殿中陈设,不禁连连点头,赞道:“果然有心之人。”遂又问冯氏道:“可是皇后之意?”

冯氏心内一紧,含糊道:“行宫之内,妾皆着中尚署众人细心装点,务必令陛下与公主们赏心悦目。”

话音刚落,只见李氏起身,含笑道:“回陛下、皇后,妾晨起着宫婢们采撷红梅,见瑞雪纷飞,想起公主们亦是喜爱红梅,便着人送些到殿上。”抬头望了一眼冯氏,她又接着道:“妾思忖着红花衬白玉,便又着内侍们将花瓶、碗箸一并换下。今日本就是为公主们设的回宫宴,妾又自作主张,燃了公主们喜爱的犀桂香。妾未及时回禀皇后,是妾之过。”

冯氏正欲开口,便听元宏颔首道:“贵嫔心细如发,且研精覃思,何错之有?”

听皇帝如此夸赞,李氏心内暗喜,却不动声色:“后宫诸事皆需皇后劳心费力,妾无能,亦只能在琐碎小事上帮衬一二。”

冯氏似讥似笑:“后宫之事虽繁,这些年吾却将之料理有序。李贵嫔现在该安心照顾郑嫔,其余琐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元宏看了一眼李氏,觉她颇识大体,反到冯氏更显心胸之狭,于是道:“过了谷雨,阖宫众人便要启程迁往洛阳,加上罗夫人与郑嫔、高嫔皆生产在即,皇后必是要应接不暇。”转头又看了一眼林禾,:“昭仪回宫不久,宫内人事皆未详熟。如此,李贵嫔可暂行辅佐皇后,协理内宫。”

冯氏此刻怒气填胸,面如土色。

李氏看了一眼冯氏,含笑道:“妾谢陛下信任之情,定当不负陛下所托。”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五回 万缕丝(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