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回 兄弟阋(二)

幽后传奇

2021-10-14 21:50:38

墨鱼甲乙

资讯 | 完本

这励材苑位于宫城东北,是众皇子平日里受学的所在。宫内凡年过五岁的皇子,除去年节及每七日一休沐,余下每日晨起,自卯正初刻至申正二刻,皆需在此习文练武。

待冯氏与袁氏赶到,就见元恂满脸恨意,而二皇子元恪则跪在苑中青石之上。

见皇后亲至,众人忙向她行了常礼,齐声口呼“阿母”。

冯氏斜眼瞧了瞧元恪,又满脸笑意问元恂道:“太子因何动怒?”

元恂虽收了怒气,却面无表情:“二弟无状,儿子身为兄长,替阿耶指教他。”

冯氏早年欲拉拢高嫔,被她婉拒,从此处处刁难于她,对元恪兄妹更是不甚待见。此时听了太子的话,心内自是偏信元恂。

冯氏颔首道:“太子素来仁厚,若非子恪有错在先,断不会无故动怒。”

元恪抬起头,直视冯氏:“阿母,今日绝非儿子的错,是兄长错怪于我。”

冯氏见元恪竟敢反驳,怒从心来,喝道:“长兄如父,你阿耶不在之时,太子便如你君父。你不但不敬太子,连吾这个皇后,也不放在眼里。”

听冯氏斥责,元恪心内委屈,却不得不低下头。

冯氏斜了一眼元恪,转脸换了神情,招了招手,示意三皇子元愉近前:“愉儿,你同阿母讲讲,今日之事究竟因何而起?”

元愉自幼随袁氏出入冯氏寝宫,加之袁氏平日调教,颇懂察言观色,自知如何讨喜冯氏。此刻听她问话,便急忙近前。看了一眼元恂,便小心道:“回阿母,二阿兄勾引阿嫂,大阿兄忍无可忍,便说了他两句,谁料他竟狡辩抵赖,大阿兄这才惩治他。”

见冯氏与袁氏满脸迷惑,元愉解释道:“因太师与太傅随了阿耶出宫,便着儿子们随侍郎们温习功课。可二阿兄却只在一旁把玩荷包,大阿兄见了便近前规劝,却发现二阿兄所佩的荷包竟是未来右孺子郑氏所绣,大阿兄想索回,可二阿兄执意不肯,这才起了龃龉。”

听元愉言罢,冯氏冷笑一声:“小小年纪,竟有此心思,吾还真没瞧出来。”

元恪抬起头,冤枉道:“阿母,这荷包是荞阿姊去倚德苑探望昭仪之时所赠,倚德苑人人皆有,并非儿子索取而得。”

冯氏闻言,方知郑荞常去相伴林禾,心内更是不悦,“狡辩,既然人皆有之,若你无心,为何你兄长索取遭拒?”继而冯氏又问元恂道:“既如此,吾便将子恪交予太子自行处置,太子意下如何?”

元恂拱手作揖,“谢阿母秉公而断,如此,儿子便罚他在这青石之上跪足两个时辰,以儆效尤。”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七回 兄弟阋(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