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回 骜不驯(一)

幽后传奇

2021-10-14 21:51:11

墨鱼甲乙

资讯 | 完本

皇后寝殿之内,冯熙来向冯氏做临行辞别。

父女相对而坐。冯熙道:“皇后,臣此番随同太子返平城祭祖,因多山路,待臣归来,恐怕已经立夏时节。“见冯氏微微颔首,他又道:“臣不在邺城之时,皇后行事当多加思虑,万不可任性而为。”

冯氏最不喜冯熙这样讲话,心内虽说生厌,口中却不得不应道:“父亲放心,女儿凡事定当三思而后行。”

毕竟是亲生女儿,冯熙又岂能不知她心性。他望着冯氏,肃色道:“老臣生养皇后二十三载,虽说这十余年来皇后入了内宫,并未与臣朝夕相处,可皇后自幼便弄性尚气,常言道‘江山改易,秉性移难’,这些年来,皇后多蒙先太皇太后庇护,方得以安居凤位。如今,先太皇太后薨世,这深宫之内再无人可保皇后于万全。”

冯氏听冯熙又是这番言论,心中厌烦至极,起身离席道:“父亲既知吾脾性,当初何必将吾送进这尔虞我诈、不得见人的地方?”

冯熙强压心中怒火,提醒道:“冯氏一族人口虽众,可臣的血脉方为族中嫡支,亦只皇后为臣嫡女,故而仰赖先太皇太后之德,方幸及熙夫妇,令皇后承旷古之恩,得立中宫。”

冯氏冷冷道:“这十余年来父亲总是将这话挂在嘴上,女儿明白,吾不过是父亲用以巩固家族势力的棋子。”走了几步,她停下:“吾并非先太皇太后,既无能执掌朝纲,亦无能弑皇子,灭人伦…”

不等她说完,冯熙已起身离席,伏跪在地:“皇后,您怎可如此胡言乱语?竟…竟妄议先太皇太后!您这是要令冯氏遭灭族之灾啊!您入宫这么多年,怎就不知‘祸从口出’呢?”言罢,便落下泪来。

冯氏见他如此,也知自己失言,不免心中懊悔。走到他身旁,俯身将他扶起,轻叹一声:“罢了,罢了,女儿此生命该如此。父亲只管安心陪伴太子祭祖,吾自当小心行事,不令父亲担忧。”

冯熙闻言,这才安下心来,又嘱道:“你兄长为黄门侍郎,近侍陛下,出入宫禁倒是便利些,遇事定要与他相商,切莫冲动而为。”轻叹一声,他继而道:“陛下已知会臣,等平城祭罢祖,让臣与太子不再返邺城行宫,而是径直去往洛阳,先行安置迁宫以及太子开府事宜。臣便琢磨着,是时候将娷儿送进宫了。”

冯氏扶冯熙复又坐回席间,她无奈道:“娷儿小小年纪,便要蹈吾覆辙,亦是可怜!”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十八回 骜不驯(一)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