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这人禽兽

听说大佬她很穷

2021-11-26 10:04:07

十方竹

资讯 | 连载

程南一直被压在吧台上人都是蒙的,要知道,在京城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他,程南眸子阴鸷,直接瞪了过去,嘴里骂人的话在看见那张脸的时候全都没有了,一脸惊愕,随即,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咬牙切齿:“秦翡。”

原本要上前的郭子阳和齐邵迟两个人也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程南居然认识秦翡。

秦翡突然听见有人喊她的面子,醉醺醺的看了过去,眼睛狠狠地睁了睁,凑近一看,突然笑了:“程南?”

程南感受着自己手腕的疼痛,龇牙咧嘴的怒视着秦翡,一只手指着秦翡的鼻子,怒吼道:“秦翡,你这个疯子,赶紧给我放开。”

秦翡十分不爽的瞪着程南指着她的手,怒火也上来了:“程南你有病吧,再给我指一下试试。”

“我指了,你能怎么着,你还能怎么着我?”

秦翡眼睛眯起来,一丝危险飞快的从眸子深处闪过,在谁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就拎起来一瓶吧台展示的酒直接朝着程南砸了过去。

谁也没有想到秦翡说动手就动手,郭子阳和齐邵迟倒是想到了,但是看秦翡认识程南应该不会乱来,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秦翡不仅动手了,还下死手。

咚……

酒瓶砸在脑袋上破碎的声音。

啊……

程南痛苦的惨叫声。

郭子阳和齐邵迟见秦翡还想动手,刚想要冲上去,一个人影比他们更快的拦住了秦翡。

林慕戍简直疯了,他看见一群人围着的时候,他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想到等他赶过来这祖宗应该已经喝醉了,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赶过来看见的是秦翡打人的场景,下手一如既往的狠。

林慕戍眼疾手快的抢过秦翡手里的破酒瓶,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方糖直接塞进了秦翡的嘴里,立刻安抚道:“别生气,稳住,千万稳住,来,你最爱喝的,尝尝,是不是你最喜欢的?”

秦翡被林慕戍这么一打岔,显然已经忘了自己想干什么了,随即,看见自己最喜欢喝的酒,心里的火也散下来了。

一旁的齐邵迟和郭子阳看的是叹为观止,这才是顺毛高手。

不过,秦翡的火气是没有了,但是程南捂着脑袋看着自己一手的血已经是怒火冲天了,随手拎着酒瓶子直接冲了上来:“秦翡,你找死。”

林慕戍立刻将程南拦住:“程南哥,你这是干什么,别生气。”

程南想要挣开林慕戍的手,奈何林慕戍抓的太紧,程南瞪着林慕戍,压着怒意:“林慕戍,你放开。”

“程南哥,这事是她做的不对,我替她跟你道歉了程南哥,这样,你要是不解气,你打我两下,解解气,她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和她计较什么。”

“计较什么?”程南都气笑了,一把推开林慕戍,指着自己的头,怒吼道:“你看我计较什么?她上来就开了我的脑袋,今天我要不给她一个教训,我以后还怎么在京城混?”

林慕戍好声好气的赶紧安抚道:“程南哥,你看你,她什么样你还不知道,混蛋一个,还嚣张跋扈,她和狗都能咬起来,你跟她计较什么呢,你说是吧。”

一旁的齐邵迟和郭子阳听着林慕戍这话,嘴角抽搐,但是不得不说,形容的十分贴切。

程南看着林慕戍,目光里闪过一丝阴鸷,嘴里的话透着狠戾:“如果,我偏要计较呢?”

程南话音一落,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齐邵迟刚想上前劝说,就看见林慕戍笑了。

原本一直在程南面前伏低做小,好声好气的人,突然将外套脱了下来,扔在了一边,噙着笑的嘴角慢慢落下,目光凌厉起来:“那,我也就没有办法和程南哥客气了。”

这边动静闹得很大,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褪色这里大多都是权贵,所以,很多人都认识程南,就算是不认识也听说过,现在看见程南被人打了,他们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善了。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男生竟然敢直接这么和程南说话,一时间周围人议论纷纷。

郭子阳和齐邵迟都惊愕的看向林慕戍,这个时候才仔细打量起来林慕戍,一张英俊白皙的脸,只是看面相就觉得这人十分温和,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带着贵气。

林慕戍这个名字在上一次秦翡醉酒的时候他们就听过了,当时,他们只觉得这是一个很了解秦翡的人,刚刚林慕戍进来一句话安抚了秦翡也足以证明了。

而刚刚林慕戍和程南赔罪的模样,伏低做小,实在是让人和权贵子弟联系在一起,可是偏偏这人的穿着打扮,又不是普通人能够穿得起的,十分矛盾,让人看不清楚。

但是,最后这一句话,又偏偏透着一股霸气和不容退让,和程南用这种语气,京城少有,可是京城之中,并没有这人的名号。

程南眯起眼睛,紧紧地看着林慕戍,突然放下了酒瓶,嗤笑的看着林慕戍:“林慕戍,说起来你也是林家独子,天之骄子,可怎么就活成了秦翡身后的一条狗呢?”

气氛一下子变得窒息起来,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说话,原本他们没有听说过林慕戍这个人,所以没放在眼里,但是现在听程南这句话,这个林慕戍的身份也不简单,也是,敢和程南叫板的人怎么可能只是普通人。

但是,若真是这样,那么程南这句话说得就不怎么客气了。

谁知道,听见程南这句话,林慕戍竟然笑了,虽然眸子里一点笑意也没有:“程南哥到底是了解,你也知道,这人禽兽,能跟她做朋友的,谁是个人?不过,程南哥,我就算是一条狗,也是护主的狗,我不在京城,但是,京城里谁敢动秦翡一下,我林家就咬谁。”

林慕戍这话是笑着说的,可是语气里全是警告,骂着秦翡,也也骂上了自己,护着秦翡,用整个林家护着。

程南自然是知道的,林慕戍这人看着温和,却是拿命给秦翡拼过的,只是,那有怎么样,程南冷哼一声,目光阴鸷:“我怕你林家?”

“那我齐家呢?”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七章 这人禽兽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