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西风南吟酒吧

合租旧事

2020-09-17 08:00:35

灯火下

资讯 | 连载中

在这个注定难以入眠的夜晚,大概深夜十二点钟左右的时候,韩佳因为喝了些酒的缘故早已熟睡,而却我因为于叶的离去导致内心有些烦躁,于是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抽着香烟来打发寂寞与孤独。

然而却在此时,关城的电话突然打到了我的手机上,我不知道他又有什么鸟事儿,但还是接通了电话,很快关城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问我说道:“兄弟,在哪儿呀?”

“关你鸟事儿?”我不愿意让他知道我此时在韩佳的家中,所以便不耐烦的随口回了一句。

“靠,什么叫关我鸟事儿!”关城一副财大气粗的语气,说道:“快说你在哪儿,哥们儿开着我的玛莎拉蒂带着你出去嗨一嗨!”

我有些烦躁的说道:“我他妈现在心烦,没心情跟你吹牛逼!”

关城轻轻咳嗽了几声,这才说道:“跟你说真的,你把地址给我,我带你到酒吧放松放松心情,顺便给你介绍介绍我新谈的一个女朋友!”

“你又谈了一个?”

“哎……一个白富美死活赖上我了,说这辈子非我不嫁……人美胸大屁股翘,没办法,我总不能这么绝情的拒绝她吧,这也太畜生了!”

我无语的摇了摇头,刚好此时心情并不算好,于是便把自己所在的地址给了他……

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关城果真开着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Grancabrio软顶敞篷跑车来到我所在地方,下车之后,他身穿一件看似价值不菲的黑色皮夹克,一副土豪的姿态吊儿郎当的甩给我一根外国品牌的香烟,问道:“兄弟,这车拉不拉风!”

我接过他丢给我的香烟没有立即点燃,而是前后打量了他开来的这辆玛莎拉蒂Grancabrio,这辆车的市值大概在三百万人民币左右,在我对关城的认知中,他连三百块都不一定能拿得出来,所以冷眼看了看他,问道:“跟我装他妈什么逼,借谁的车?”

“什么叫借?”关城不屑的抽了两口香烟,用力在这辆玛莎拉蒂前盖上拍了几下,说道:“跟你说了,一个白富美赖上我了……这车就是见面礼,从今以后,这辆车就他妈姓关了!”

我皱着眉头,但关城却把车钥匙递到了我的面前,说道:“咋样儿,你来试试?”

“算了,随便磕碰一点儿我这辈子都搭进去了!”我说着便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

不得不说,豪车毕竟是豪车,无论是坐在里面的舒适度,还是性能上给予我的兴奋感,都是非常微妙的,假设要是在敞篷状态下,一个男人带着美女穿梭在闹市的街道上,是绝对的吸引人的眼线。

上车之后没行驶多远,关城一边跟随车内的DJ晃动着身子,一边便向我问道:“你想去哪个酒吧玩儿?”

我有些疲惫的躺在座位上:“随便吧,有酒喝就行!”

“这还不简单!”关城笑了笑,又说道:“今儿晚带你去一个不同于以往的酒吧,超赞!”

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左右,关城把车开到了一家位于西湖风景区的酒吧,下了车我一眼便看到酒吧门口悬挂着的一块木质牌匾上写着“西风南吟”这四个文字,想必就是这家酒吧的名字。只是这家酒吧相比较于之前去过的那些闹吧有很大的不同,昏暗的灯线加上墙壁上贴着的各种客人留下来的便利贴,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股浓浓的文艺气息。

最吸引我注意的便是那两行写在酒吧舞台后方墙壁上的文字:“浮躁的尘世中,终有一处没有喧嚣的角落,就像是你我坐在这微弱的灯火下,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静等风吟,且看平凡!”

这家酒吧面积虽然并不算很大,但即便是在深夜临近十二点钟左右的时候,还是有不少的客人存在,有的独自坐在某个角落喝着小酒,有的则是跟自己的情人们伏在纯木桌子上,在幽暗的灯线下,认真的写着一些便利贴,然后把它们贴在身边的墙壁上,沉醉在自拍中欢喜。

我跟关城坐在一个属于偏角落里的位置,这里相对来说更加的昏暗,但却也很是寂静,关城这时揭开两瓶啤酒,递给我一瓶说道:“顾小枫,你今儿算是走大运了,知不知道都这个时间点儿了,今儿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守候在这?”

看着关城神神叨叨的姿态,我撇了撇嘴,说道:“为啥,难不成请了Micky米来助阵吗?”

“靠,你喜欢那个女主播喜欢的要疯了吧!”

“她是我比较欣赏的艺人!”

“没出息!”关城鄙视了我一眼,又道:“不过说实话,那个主播前段时间主演的电影我挺喜欢的,只是可惜她演了那部电影之后便从此退出了演艺圈,竟然又跑回去当一个电台的主播,太可惜了!”

“我倒不这么觉得,当年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们一个寝室夜里都会听着她的电台节目入睡,后来她忽然转型去做一个演员,又炒作各种绯闻,挺反感那个时期的她的。此时能转行回来继续做电台主播,再好不过的结局了!只是她为什么会在她事业巅峰的时期转行回来,这倒挺不符合常理的。我感觉她之所以当初去做演员,应该是有什么苦衷的吧!”

关城摇了摇头并喝下一瓶啤酒。

跟关城闲聊的时间里,舞台上的聚光灯打在了一起,这时一个青年身穿一件白色的衬衫出现在聚光灯下,他坐在高凳上手中抱着一把民谣吉他;在简单的介绍中,我得知他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今天特地从大理赶来杭州的,是一位畅销作家。而来到这家酒吧的客人,今天多半都是他的读者们,但他却把他的读者们奇怪的称为原始森林中的小草们。我好似对他有种好像似曾相似的感觉,总觉得似乎在这世界上的某个地方见过,却又不曾回想起来记忆中的碎片。

接下来,白衬衫青年调试好吉他的音准,又对着麦克风说道:“曾经的我们年少而轻狂,生活的迷茫或者情感的荒凉,我们总会把爱情想象的过于美满,实际上爱情它也不过是只存在山与大海之间幻物,我们沉迷它外表的美丽下,却忽略了它本质的虚幻与漂浮,最终的结局无疑是失望与痛苦伴随左右……所以我想,与其盲目的去追寻,倒不如静下心来且听风吟、静看平凡,随遇而安……”

白衬衫青年笑了笑,继续说道:“谢谢大家今天捧场,一首《平凡之路》送给还在迷茫中的你们!”

在白衬衫青年话音落下之后,整个酒吧里的气氛顿时被点燃,连我也不自觉的附和在其中,然而当这个白衬衫青年指下的琴弦响起了那一刻为止,现场不约而同的开始寂静下来。

“徘徊着的、在路上的……你要走吗……易碎的、骄傲着,那也曾是我的模样。沸腾着的、不安着的,你要去哪。谜一样的、沉默着的,故事你真的在听吗……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我有些沉醉在白衬衫青年那低沉沧桑的歌声中失神,而反观坐在舞台上的那个白衬衫青年,他目视着酒吧外面那夜幕下的虚妄,好似在讲述一个感人的故事般,让现场很多人都不自禁的落泪,又下意识的跟随着白衬衫青年的节奏轻声歌唱着。

我身旁的关城有些失神的看着舞台上的白衬衫青年,可却从他的眼神中扑捉到了一些黯然,其实关城曾经也是个非常喜欢民谣的人,甚至还曾做过带着一把吉他流浪全国的壮举,所以当这首歌的歌词被讲述出来的时候,难免会让他想到那时过境迁的自己。

我下意识的给自己点燃上了一根香烟,然后静静的聆听着白衬衫青年的深情的演唱,同时也因为情绪被歌词触动的原因,开始回想着属于自己的那段岁月……

忽然间,一首《平凡之路》很快在不知不觉中演唱结束,而此时在场的所有人忽然间开始寂静了下来,直到那白衬衫青年开口才打破了这沉寂的气氛。

关城不知何时也已经回过神来,他同样给自己点燃上了一根香烟,轻轻吸了几口之后,指着临近舞台下面的方向,说道:“小枫,看那美女是谁!”

我半眯着双眼,在看到那个身穿一条白色长裙,坐在舞台下面的不时露出迷人笑容的脸庞时,我瞬间皱起了眉头来,因为此时那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姑娘,正是我那忘恩负义的美女邻居,诺夕!

我狠狠吞咽着唾液以此来滋润那干燥的喉咙,有些傻眼儿的看着关城,道:“这也太巧了吧,她怎么在这?”

关城神经兮兮的朝我挑了挑眉毛,说道:“你猜!”

“我他妈能猜道到还会问你?”

关城哀怨的叹了口气,说道:“妈的,要是早知道那丫头有这么漂亮的闺蜜,傻逼才那天晚上让你去接她!”

“什么意思?”我困惑看着关城,好似他口中说的那个白富美女朋友跟真事儿一样。

正跟关城闲聊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身前,紫红色的头发,穿着依旧是那么的暴露,正是之前我在琴行门口遇上诺夕时,那个陪伴她身边一直叫我大叔的短发小太妹……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3章 西风南吟酒吧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