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喝的烂醉

合租旧事

2020-09-17 08:02:05

灯火下

资讯 | 连载中

在我诧异的眼神下,这个短发小太妹提起我面前的啤酒瓶在桌子上轻轻砸了几下,好似恨不得别人看不到她那裸露一半在外的胸部似的挺了挺腰,似笑非笑的说道:“大叔,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大的胸是吗?”

我撇了撇嘴:“没见过!”

“那要不晚上让你看看?”

我没搭理她,这时关城“哈哈”笑着顺手把这个短发小太妹搂在自己的怀中,对我说道:“咋样兄弟,我这个女朋友正不正点!”

我瞪了一眼关城,不过比较意外的是,关城之前跟我说自己新交的女朋友,居然是诺夕的这个不正经的女闺蜜,那么按照这个逻辑仔细推算下来,当晚关城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电话之中在关城床上的那个女的应该就是她无疑了……

关城把桌上的啤酒又打开两瓶,并递给了那短发小太妹一瓶,说道:“今儿我兄弟有些不太开心,你一定陪他喝酒得给服务到位喽!”

短发小太妹给了他一个放心的表情,随即直接夹在我跟关城的之间坐了下来,朝我举起了酒瓶,道:“大叔,我干了,你也赶紧的哦!”

说着她便一口喝完整瓶的啤酒,真不知道她穿这么少的衣服,又喝的这么猛的酒到底冷不冷,不过我本身就有喝酒的欲望,所以自然不会愿意在一个小女生面前败下阵来。

连续的七八瓶啤酒喝完,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腹部有些发胀,虽然酒吧里的啤酒大多都在330ml左右的小容量,但这个小太妹喝完似乎依旧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开着啤酒准备跟我对饮,我想稍微缓解一下再喝,便对她说道:“喝半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总不能让我一直小太妹、小太妹的叫你吧?”

“你才是小太妹,我叫温欣!”

“哦!”看着这个叫温欣的小太妹说完便准备把啤酒递给我,我慌忙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继续说道:“温欣,多小清新的一个名字,怎么人就给打扮成杀马特贵族了!”

“我喜欢!”温欣硬是把一瓶啤酒塞到了我的手中,说罢便一口继续喝完,然后擦去了嘴边的酒液眼巴巴的瞪着我。

无奈之下,我接着又喝下了这瓶啤酒,实在憋不住便跟她提出了要去厕所小解的想法,毕竟太久没这么猛的喝过酒了,虽然不会喝醉但胃里也实在容不下这么多酒液。

在我还在厕所的时候,我似乎听到外面酒吧里的气氛达到了一个小高潮,紧接着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钢琴演奏的声音,这是一首很纯粹的钢琴演奏,而演奏的曲子则是某部电影里的主题曲《时间煮雨》。

这种干净透彻心灵的感觉让人很不自觉的便会沉迷在里面,我很想知道这首钢琴曲出自谁的指下,所以很快便跑出去。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诺夕坐在一台白色的钢琴前,黑色的长发披肩,洁白如婚纱似的长裙在聚光灯下显的犹如一个仙女般,美的让人惊叹。

我有些失神的看着她,直到她安静的把这首《时间煮雨》演奏完毕,台下响起震天的掌声,那之前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走到诺夕的身前,很绅士的朝她伸出了右手,最后两个人共同谢幕。在这一刻我倒挺羡慕眼前这个男人的,因为我是第一次见诺夕对一个男人笑的这么真诚……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之后,我莫名的感到情绪有些低落起来,连续的接触到一些让自己只能去仰视的人,这让我觉得很自卑,同样身为男人,诺夕就能对那个白衬衫青年笑的那么倾国倾城,反之我而言,在她的眼中不过是一个连两千块钱都骗的人渣罢了……

重重抽了两口香烟,我不禁又开始琢磨韩佳对我说过的话,一个男人有了权利与地位之后,真的会改变这么多吗?于叶的离去又是不是真的只是为了那次开房的事件?

有些烦闷的我下意识拿起桌边的啤酒开始独自喝了起来,台上依旧在继续进行着一些节目的表演,不过这一次是由诺夕跟那个白衬衫青年共同表演……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又喝下去了五六瓶的啤酒,终于感到了头脑有些昏涨,而诺夕却不知何时已经跟我们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但她一如既往的还是有些反感我的存在,所以宁愿

选择一个靠近关城那边的位置坐着。

关城揭开一瓶啤酒递给了她身旁的诺夕,示意要让诺夕也一起喝酒,但她似乎并不打算喝酒,实际上我知道她有风寒的,而且前天才去过诊所输液,喝酒是大忌。

可在关城跟温欣的作俑下,诺夕显得有些为难,以至于拿着酒瓶始终没有喝下去。在酒精的催始下,我还是选择替诺夕说话,对关城说道:“她身体不好,别逼她了!”

温欣一听我替诺夕说话,顿时就开始炮轰起我来,道:“大叔,我们家夕夕虽然酒量不太行,但偶尔喝几瓶还是可以接受的好吗?你肯定是喜欢她,所以才替她说话,对不对!”

诺夕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我,没好气的对温欣说道:“小欣你乱说什么呢!一瓶啤酒而已呀,我喝就是了!”

说着诺夕便准备喝下手中的这瓶啤酒,但我却伸手从她的手中把酒瓶抢了过来,说道:“你不能喝酒!”

温欣见我从诺夕的手中抢走酒瓶,当即问我:“大叔,我跟夕夕喝瓶酒你总是瞎凑什么热闹啊……难不成你是想替夕夕喝吗?”

“那我替她喝!”我头脑一发热,说完便直接把这一瓶啤酒饮下。

……

深夜之中,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但身体实在是招架不住,最终连意识都有些恍惚了起来。

在酒吧将要离开的时候,站在酒吧的门口,诺夕似乎是还在酒吧里跟那个白衬衫的青年交流着什么,而温欣由于跟我拼酒的缘故,自己也差不多到了底线,伏在关城的身上不再活跃。

此时的夜幕下,渐渐下起了沥沥的小雨,我选择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坐在酒吧门口的台阶上,这时关城看着坐在酒吧门口台阶上抽烟的我说道:“顾小枫,你还行不行了,要不今儿就到我那边凑合一夜吧!”

我看了看倒在他怀中的温欣说道:“得了,老子不想当那电灯泡……你们先走吧,我一会儿自己打车走!”

关城把温欣扶进车内,然后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道:“我先送你回去!”

“靠,真以为老子醉了还是怎么了?”我一把推开关城,独自朝路边走去,伸手便拦了一辆出租车,说道:“我自己打车先走,你不用管我的了!”

说罢我并没有给关城反应的时间便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但身后的关城还是很及时的叫住了出租车,并替我给了出租车师傅车钱,又相互留了电话号码,这才放心的看着我离开。

在出租车行驶了一小段距离之后,我心中很多烦闷的事儿同时涌上心头,于是忽然就没有了想回家的欲望,便让出租车师傅把我送到了西湖边。出租车师傅起初很坚持要把我送到关城跟他交代的地址,但我却威胁他如果不把我送到西湖边,就马上投诉他,甚至在他的车上乱吐。无奈之下,出租车师傅最终还是把我送到了西湖边。

独自一人跟个傻逼似的坐在西湖边,我的脑海由最初的一片空白,到后来的胡思乱想,每每想到于叶的离去,还有两天接触的事物,我俞发的觉得自己活的太他妈憋屈,于是下意识就有种特别想哭的冲动。

看着那西湖对面隐隐欲现的灯火,沥沥小雨打在我的脸上,可我却开始有些麻木,甚至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还剩下什么。

我开始给韩佳打电话,但她的手机一直处于一个关机的状态,我理会不了那么多便不断的给她发骚扰短信,最终也没能等到韩佳给我回复的任何一条消息。

渐渐的,我开始感觉到一丝寒冷,以至于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路边不时有车子路过,但所有人无疑不是把我当做一个醉鬼来看待,来来回回间并没有任何人愿意多管我的闲事儿,这让我有些感到悲哀到可笑的状态……不禁开始质疑这个世间究竟是怎么了?

我走到西湖距离湖面的最边缘,就这么看着那些沥沥的小雨拍打着荡起丝丝波澜的湖面,每一滴都好似击打着我的心脏,让我疼痛到窒息,那些生活中的不愉快再次缠绕在脑海中……一阵寒风吹得让我下意识的又打了个冷颤,而脚下也终于有些漂浮起来。

这时一股力量抓着我的胳膊用力的把我扯了回来,但由于脚下没有站稳,我还是一个跄踉摔倒在了那些坑坑洼洼的青石板水泥地上。

我感到整个手掌都摔的发麻,而身旁也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似乎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仅仅只是在那夏季才能穿的白色长裙外面套上了一件黑色的大衣,正是之前还我临走时还在酒吧里跟那个白衬衫青老板交流的诺夕。

我完全没有想到她此时会出现在这里,以至于还有些痴呆的看着她。这时诺夕拖着我的胳膊,用力的往后拖拽,可似乎是因为我的体重过于沉重,她一个不小心便摔倒在了那潮湿的青石板水泥地上,而我也在此时,终于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再也克制不住情绪的趴在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4章 喝的烂醉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