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在别人最悲伤的时候笑出声

合租旧事

2020-09-17 08:06:58

灯火下

资讯 | 连载中

回到小区里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朝着诺夕卧室的窗台看去,只见她房间里的灯光依旧亮着,于是我一只手拿着属于自己的烤红薯吃着,另一只手则是捧着给诺夕买的那只烤红薯取暖。

忍着头脑的胀痛,我十分费力的爬上了我们居住的楼层,这一次我没有再胆怯什么,而是直接敲响了她家里的保险门。

很快,诺夕有些乏力的声音隔着保险门从里面传来,问道:“谁呀?”

“送外卖的!”我随口瞎扯道。

“我没有叫外卖,你可能送错了!”

面对诺夕略显单纯的回复我有些窘迫,我本以为她会在听到我的声音之后,第一时间就知道此时门外站着的人就是我,但最让我不知是无语还是该愤怒的是,诺夕到目前为止居然连我的声音都辨识不出来……

我长声叹息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在跟诺夕开玩笑的心思,这次便很认真的说道:“是我,顾小枫!”

在我话音刚落下之时,保险门被打开,紧接着我便看到诺夕身穿一套居家睡衣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不是第一次见她穿居家睡衣时的姿态了,所以也并不会在意这些细节,当一个人的颜值达到了某种程度之后,穿着乞丐装都不一定会比有些人披金戴银难看。

“你无聊不无聊?”诺夕瞪着眼睛看着我,似乎一早就知道站在门外的人是我,否则也不可能在我刚刚承认自己的身份时,她就当即打开了保险门。

我早已习惯了她对我的这种说话方式,所以也渐渐免疫了她的冷眼相待,便一边啃着自己手中的烤红薯,一边把另一手的烤红薯递到了她的面前,说道:“你晚饭就喝了些粥,这个就当做是送给你的夜宵,你把它拿走之后,咱们俩以后就互不相欠了,我说过我是个很恩怨分明的人!”

诺夕看着我手上捧着的烤红薯沉默着,似乎是犹豫了许久,才把门完全打开,对我说道:“进来吧!”

我继续啃着红薯,很是诧异的翻了翻眼睛,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你要不想来可以把东西留下自己回家!”

我“哦”了一声,便很快怀揣着莫名的情绪跟随着她的身影走了进去,我本以为她会直接把我赶走的,甚至心理准备都已经做的足够了……

第一次是在诺夕邀请的意愿下来到她的家中,她先是很礼貌的给我倒了一杯热水,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沙发上被我之前弄乱的东西,示意我可以坐下来。她的客气,让我有些不自在,不过难得看到她这人也少有温柔的一面。

其实通过请她帮我替韩佳去买生理纸巾的时候她的细心,还有深夜在我喝醉时她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早就应该看出她内心的本质就是这样一个温柔、善良的姑娘,不然当时路边那么多把别人的苦难当成热闹来看的人们匆匆从我身边走过,却唯独自有她自己顶着寒风与小雨静静的守护在我的身边,而关于她偶尔间的小傲娇,这无疑本身也就是女人天生的一项buff技能罢了。

在我刚刚坐下身来之后,诺夕也很快在我身旁坐了下来,把一缕有些凌乱的发丝别在了耳后,很是自然的拿起了那个被我放在茶几上的烤红薯,然后细腻的剥去皮层。

于是在这间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房子里,很不和谐的绘上了一副别样的画卷。按正常故事的剧本来推算,一般一对孤身男女处在这样的一个特定的环境下,绝大部分都会做着一些较为暧昧的小动作,而我跟诺夕却很不按常理出牌的一人手中捧着一只烤红薯,彼此间很有默契的沉默着,似乎谁先开口说话,都将会是一种特不懂风情的俗人!

最终,我宁愿做个俗人也不愿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忐忑不安,我一边咬着自己手中的烤红薯,一边偷瞄着诺夕吃烤红薯时的那种很女神的姿态,忍不住开口问了她一句:“觉得味道怎么样?”

诺夕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用言语来回答我的问题,不过由于很仔细观察着她脸上细微的表情时,我却忽然之间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上次陪她站在那个老大爷红薯摊旁时,她那熟悉的眼神,依旧是那么的落寞……

我不敢打扰她此时的情绪,便很适当的选择了闭口不语。

墙上的挂钟指针走动发出规律性的声音,我们又在这样低沉的气氛下沉默了很久很久,诺夕突然放下了手中的那块烤红薯,然后起身便朝着洗漱间的方向快速走了过去。

由于我在诺夕起身的时候很清晰的看到她曾有过哽咽的表现,于是没做太多的迟疑,很快便跟随着她一起来到了洗漱间。我看到的是诺夕一个人蹲在洗手台痛哭的画面,似乎是她刚刚才用自来水洗过脸,导致脸颊上的发丝都还是很湿漉。

我不知道诺夕为什么会在突然之间有了这种表现,但她此时的姿态绝对是让我心有不忍的,而这个画面又似乎是在我的脑海中出现过,总觉得在我喝醉骂她的时候,她就曾这般哭泣过。

面对着诺夕的哭泣,我找不到任何可以安慰她的借口,于是就这么傻站在她的身后,直到很长的一段时间过去,她看上去不再像是之前那般伤心时,我这才顺手从洗漱台上的纸巾盒中抽取了几张纸巾递给了她,说道:“擦擦吧!”

诺夕用手背擦了擦那张让人动容又难免心疼的脸蛋儿,随即接过我手中的纸巾轻声说了句:“谢谢!”

陪着诺夕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她的情绪已经相对算是比较的平稳下来,而此时的电视荧屏上正播放着一档当下正火的发紫的娱乐真人秀节目,电视中的那些主持嘉宾都在同一时间因为某位主持人的出丑而笑的人仰马翻,诺夕仅仅只是顶着电视画面呆滞的看着,却并没有任何的神情变化。

于是我随手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机,骂了一句:“都是一些没人性的坏人!”

诺夕红润的眼睛看着我,好似是在问我何以出此言,我很自然的看着诺夕耸了耸肩膀,说道:“虽然只是一档娱乐节目而已,但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在别人最悲伤的时候笑出声,是一种很不尊重人的行为!”

诺夕好似听明白了我所说“别人的悲伤”就是在暗指她自己,于是看着茶几上那半块还没有吃完的烤红薯又沉默了许久,才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顾小枫,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跟你的女朋友分手吗?”

我狐疑的看着她,思虑了半天才问道:“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诺夕摇了摇头:“不知道,在你喝醉的时候一直听你在叫着你前女友的名字,所以很好奇两个人明明相爱,却为何不选择在一起?”

看着诺夕那有些黯然失神的表情,我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她好似也有过类似于我这般的情感经历,所以才会有刚刚情绪爆发忍不住痛哭的行为,而导致她情绪爆发的原因,我始终觉得跟我买来的这块烤红薯有关……于是忍不住看着她问道:“你这么问我,难道是说你也曾有过类似的感情经历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8章 在别人最悲伤的时候笑出声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