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迷糊的吻

相思满心间

2020-09-17 09:50:32

辣椒炒肉

资讯 | 连载中

方小鱼斜着眼睛,偷瞄了下一言不发的沐攸阳。

他正看着那倾泻而下的长长游戏甬道。

激流艇上玩家们的尖叫声,以及激流水瀑的声音震耳欲聋。

他冷峻坚毅的眉头似有微微抽.动,看得出,沐攸阳并不想坐上去,把自己弄得浑身湿透。

方小鱼看出了他的心思,而且她也不想把自己弄得浑身是水,于是弯下腰哄着乐宝儿:“乖,我们玩别的好不好,这个会把衣服都弄湿的。”

“不嘛不嘛,乐宝儿就想玩这个~~~”

乐宝儿立刻转头,晃着西瓜头,眨着大眼睛,满脸期待恳求地看着沐攸阳撒娇道:“叔叔~~~”

他使出百发百中的撒娇卖萌神功,晃着沐攸阳的手。

这招果然奏效,沐攸阳半眯着深邃冰彻的眼睛,轻叹一声:“走吧,叔叔带你去。”

话音未落,就被一蹦一跳的小乐宝儿牵着走上了游戏高台。

方小鱼凌乱地站在原地,刚才还一副不愿去玩的神情,怎么突然转性了,看来,她家乐宝儿的卖萌神功又长进不少啊!

游戏台上人很多,居高临下,比站在下面往上看时吓人多了。

沐攸阳面不改色地带着乐宝儿坐上游戏艇,细心为他系好安全带。

随着乐宝儿欢快的尖叫声,一阵突然的失重感后,只听见一声巨大的浪声,大片水花瓢泼在两人身上,淋湿了全身。

一轮游戏结束,方小鱼看着浑身湿透的一大一小朝自己走来。

沐攸阳帅气地用手抹去额上的水珠,浸了水的白色衬衫半透明,在阳光的照射下,衣衫下的健美麦色胸肌若隐若现,性感而魅惑。

他身旁的乐宝儿倒是丝毫不介意湿透的衣服,兴奋的欢呼着。

“叔叔叔叔,我们再玩一次吧!”乐宝儿意犹未尽。

方小鱼看着沐攸阳样子,差点喷出鼻血来,赶紧转移话题:“咳咳……宝贝,玩了这么久了,先吃点东西吧,你看那边有卖热狗的,我们去吃好不好。”

乐宝儿朝她说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个热狗屋,还挂满了各种彩色气球,立刻就应允了。

方小鱼松了一口气:“穆先生,我们去那边的热狗屋休息一下吧。”

“嗯,好。”

简单磁性的声音,又让方小鱼咽了口口水。

三人一行的游乐园之旅,在太阳下山后才结束。

回到家,方小鱼感觉全身都像散架了一样,把兴奋劲没退的乐宝儿好不容易哄睡后,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半夜,方小鱼照例醒来,帮乐宝儿盖好踢乱的被子,这才发现自己太累,回家就睡着了,连澡都没洗,赶紧爬起来洗头洗澡。

打理好自己,她来到厨房冰箱拿水喝。

“咳咳咳……”

阵阵低咳声传来。

方小鱼分辨出是沐攸阳房里传来的,她本想过去看看究竟,突然脑海中闪过那晚夜闯他房间后的事情,不禁心有余悸。

算了,他说过,他的事情不需要她管,她还是回房吧。

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脚下的步子却半天都迈不动。

踌躇了一会儿,方小鱼低咒一声,下定决心般地推开了沐攸阳的房门。

黑暗中,隐约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

方小鱼轻轻扭开床头灯。

沐攸阳躺在床上,面色潮.红,似乎睡着了,嘴里却不时低咳几声,夹杂着听不清的呓语。

方小鱼颇有经验地用手探了下他的额头。

好烫!

他发烧了!

肯定是今天在游乐场弄湿了衣服,受凉感冒了。

方小鱼跑回自己房间,从备用医药箱里翻出了一支体温计,拿过来给沐攸阳测量体温。

39.5℃!

“穆先生,穆先生,你醒醒!”

方小鱼想叫醒高烧的人,这要去医院才行啊!

沐攸阳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那双冷澈凌厉的双眸失去了往日的光彩,透着疲惫和淡淡的忧伤。

“穆先生,你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一睁眼,沐攸阳就看到了一张姣好焦急的脸庞,床头灯薄雾似的光辉映照在她脸上,如梦如花,美丽绝伦。

他忍不住抬手,轻抚上去。

那肌肤的触感,微凉柔滑,醉人心扉。

方小鱼被突如其来的触碰佂住,任由那人的手游弋在自己脸颊上。

男人的手划过白皙纤美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一路向下,直到纤细不盈一握的腰上,一把揽住,猛地翻身,将女人压制在身下。

空气仿佛凝固了,时间停止,唯有两人的心跳声,在空旷中突兀的响起。

“穆先……”

方小鱼朱唇微启,便被沐攸阳炙热的薄唇堵住了还未说出的话。

她的眼神从惊恐慢慢变为迷醉,润软饱满的樱唇,主动贴合上前,丁香小舌与男人探入口中的湿热交缠。

意乱情迷之时,忽然听见沐攸阳模糊地叫着:“安璃……安璃……”

安璃?

那是谁?

方小鱼忽然有种被玩弄的感觉,他是把她当做别人的替代品吗?

她猛然清醒过来,用尽力气推开沐攸阳,颓然站起身来。

怀里突然抽空,沐攸阳似乎很不满,仰头躺倒在床上,紧皱着眉头,眼神中透着恼怒看向她。

方小鱼此时也有怨气,直视他的眼睛愤愤道:“看什么看,你个臭流氓!本姑娘可不屑当别人的替代品!”

说完转身就要出去,又想到什么,懊恼回身,冲床上的人喊:“起来,我叫人送你去医院,免得烧成大傻子!”

沐攸阳疲惫不耐地闭上眼睛,“不去医院。”

啧,这人怎么跟个孩子似的蛮不讲理。

方小鱼嘟着嘴,皱着眉,气急败坏质问:“为什么不去,生病了就得上医院看。”

“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

沐攸阳抬手,修长有力的手臂颓然搁在额上,渐渐陷入半昏迷状态。

方小鱼没法了,只得去找老管家。

听说大少爷发烧,老管家麻利地起床,披好衣服,打通了私人家庭医生的电话。

挂了电话,他才小声的对方小鱼说:“方小姐,谢谢你叫醒我,家庭医生马上就到,希望不要惊动了老爷子。”

“我刚才想送他去医院的,他就是不肯,我没办法才叫您的。”

“嗯嗯……”老管家点点头,安慰地拍了拍方小鱼的肩膀:“大少爷的母亲就是在医院去世的,那年他还小,自此以后就很讨厌去医院,老爷子只好专门聘请了一班私人家庭医生,只要不是大病,都能在家里治。”

“难怪……”方小鱼若有所思,又想到了心中另一个疑问:“有件事我想问下您。”

“但说无妨。”老管家平和慈祥地说。

“穆先生,他……是不是有抑郁症?”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5章 迷糊的吻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